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高乔】kiss or sex

我:可转乎?

麦:可转矣。

于是我就转了

没被最后一棒,所以我开得是很平稳的车厢,可放心食用。

熔岩与刀锋:

万圣节快乐www


又一次的接龙活动 给大家抛糖啦!




不给糖吃就捣蛋!






01乔木 @乔木一寸高 


02千草 @千草白夏 


03基基 @腐眼看人大基基 


04麦子 @麦瑟尔夫 


05soleil @Soleil 


06乔木

诈尸

转个试试玩

月耀——看到我催我写车:

快大家点赞吹爆她

裴彧。:

试图跟风…(。
保证不过三十(!

从别滴太太那偷的图(…
致歉。

打脸现场(…
你们让我害怕。

本宣!!![诈尸]

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啦!!!

乔木一寸高:

高乔合志《雨季》一宣


来!!!灯光师给我往这死命打!!!

在一帆生日的这个大好日子,我们的本子终于发一宣啦!!!

cp为高英杰x乔一帆,是大家一起捣腾出的合志

目前只是一宣,二宣时就会放出预售链接啦~

具体信息细节以及文透图透请看宣图x

p1是文章选段 p2插图图透 p3 合志信息相关

 
staff列表: 
-主催: 

乔木 @乔木一寸高 


-文阵:【排名顺序不分先后】

麦瑟尔夫 @麦瑟尔夫 

乔木  @乔木一寸高  

南酌 @南酌 

基基  @腐眼看人大基基  

冰球 @良川拿出了她的笼子 

负雪 @看我一眼啊喂 

谙银笙 @谙银笙 


-图阵:【排名顺序不分先后】

阿西 @孤舟蓑笠西 

浮遊 @空盏蝣 

野生小米 @如戲 

夏祀 @夏祀 

藤  @藤  

灯妖子lamp @灯妖子lamp 


-代理: 
鲸鱼组 


感谢所有staff的付出!!!吹你们上天!!! 


结尾特别鸣谢给兴欣扫地的幕后工作人员 @Soleil 

400fo感谢点文www[最近好像非常频繁点文的样子]

诸君请随意点梗,cp不限于高乔,凹凸王者荣耀es全职皆可按你喜欢的来ヾ(✿゚▽゚)ノ

点梗截至明天中午也就是9月5日中午12点

非常感谢大家![鞠躬]

【百日高乔/DAY66】偶【上】

分【上】【下】两篇

梗来自 @贫穷使我面目全非 姑娘的点梗,人偶
高x偶师乔

emmmm大概就这些

+++++++++++++++++++++++++++++++++

       欢迎你的回归,我跨越世纪的旅人啊。
    

       01.

       乔一帆趁着暑假结尾报了个旅游团,准备
临近末尾摆脱宅在家的生活,安慰自己这个暑
假没有虚度人生。

       思来想去,远一点儿的山水美虽美可惜太
耗时间,况且他一个孤零零的单身狗混在拖家
带口的众人间,想来就极其尴尬;游乐设施就更
别说,大多数男孩子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是绝
对不想坐坐过山车摩天轮听听情侣尖叫的。

       二者择其AB,他决定选择C。

       附近的旅游社开了一条新路线,不远,就
是本市一个类似博物馆的地方。这个博物馆因
为是私人的,持有者以前也没有对外开放的打
算,并不出名。前两个月忽然就和旅行社搭上
了线,说是作为新参观地开辟试试。

        感觉像是蹭暑期旅游热度的。

       不过这次合作,结果差不多可以和失败画
上等号,去的人几乎没有。

       旅游社告诉乔一帆,因为凑不齐开团的最
低人数,这条个博物馆推荐他自己一个人去参
观,反正那个地方不让说话导游也没大用,距
离也挺近,就是地方偏点儿,直听得乔一帆脸
上的笑都要挂不住了,心里一个劲嘀咕:你说你
开不了团,把信息挂上来干嘛呀,这不是虚假
宣传嘛。

       服务人员显然也知道这样极其尴尬,朝他
不好意思地笑笑,用眼神示意他可以赶快撤退
准备准备自己去了。

       02.


       乔一帆最后还是拍板决定去了,他发现自
己诡异的对这个博物馆特别感兴趣。

      功课也都做好了,据说那里是是人偶陈列
馆,陈列的都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精品等身洋
娃娃,就因为这他还被电竞社的叶学长吐槽了
一句你是小姑娘吗。

      你是小姑娘吗?

      他问自己。

      当然不是!可是艺术无关国界,无有性别!
小姑娘和欣赏艺术有什么关系,艺术生里又不
乏男同胞,乔一帆难得硬气了一回,这边学长
又和天上下红雨一样哎呦呦叫着。

   【你这昙花一现的激动哪像是去看娃娃的,
这做派倒像是说服家长自己非谁谁谁不嫁】

   【行了,前辈你别说了,再说下去,一会儿
我在你嘴里就该变成要嫁给娃娃的人了。】

       乔一帆皱起了一张脸,平常没正事儿的时
候,叶前辈歪楼的本事是一流的。

      他赶了八月末那一天去参观。和平常没什
么不同,扫码开了辆小黄车,乘着与周围人别
无二致的坐骑,沿着高德地图的导航从大学城
西边城建路骑出了两公里,又经过一系列左拐
右拐左右右左,一路向西,酷似取经,终于找
到了一群建筑中比较大的那个,酷似什么意大
利租界建筑物的博物馆。

      博物馆很气派,却也有别样的雅致。之所
以怀疑他是什么租界建筑物,是因为这栋建筑
有着很纯正优雅的意式风格,米白色的墙面、
红色的墙砖,热情洋溢的花朵被摆放在有流畅
花纹的窗台护栏处,看上去像是上流人士居住
的地方,而并非是一家放人偶的博物馆。

       乔一帆现在想要买票。

       大门没上锁,也许是方便参观者进入,
但奇怪的是他没有看到任何有售票标识的地方
,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不买票,就绝不随意进入景点,这是随便
哪个受过教育的学生都知道的事,守礼如乔一
帆自然不例外。他选择站在院子里等等,内心
猜测,或许管理者是因为有什么事而暂时地离
开了这里。幸好事实很恰好的如他所料,过了
不会儿就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推门走进了
院子。

       老先生抬眼看见他时愣了一下。

       这点停顿让很擅于观察人的一举一动的乔
一帆敏感的感觉到了,他把这一点归结到老先
生突然看到院子里有人的吃惊,出于礼貌,他
赶紧走上前说明了来意:

    “您好,那个非常抱歉吓到了您...我是来参
观的,听说这里是个可以对外开放的博物馆。”

      他眼神游移了一下。

 
   “我不确定判断是否正确,因为我在这里并
没有发现售票的地方...或许是我走错了路私闯
了您的...”
   

     “这里是博物馆没错,你不必道歉,我只
是没想过真的有人会来。”

       老先生适时开口打断他的话。一身合体的
马甲衬衫套装和标配金框眼镜,使老先生乍一
看去非常有年代感,而他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也
都无疑显示出,这是位不折不扣的贵族绅士。

       互相这么秉持着礼仪观念的讲话,虽然听
起来刻板生硬,但于沟通信息而言是足够的了。

       乔一帆向老先生征询门票价格以及参观需
要注意的事项,语气确实足够诚恳,而老先生
一反绅士作风并不作答,良久,他拿带着手套
的左手扶了一下眼镜,开口说到:

    “你不需要支付门票钱,事实上,这里的主
人应当会很欢迎您的到来。”

      这句话透露出一些信息,譬如他并非宅邸
的持有者,但这无关紧要。

   “招待不周,请随我来。”
 

      乔一帆道过谢,在老绅士的带领下推开通
向展品的门。

       03.

       冰冷的场馆,气氛有一瞬间因为门口的响
动而无声躁动起来。


     【嘻嘻嘻,有人来啦】

     【是新的奴仆吗?】
   

     【真希望能注意到我呢,再没有人给我梳理
头发的话,主人赐我的完美就要毁啦】

     【那也要先给莉莉丝的关节上一个润滑吧,
上帝都会因为这奇怪的咔哒咔哒声而降下垂怜】

     【亲爱的莉莉丝,上帝才不会理你,大家都
知道】
 

     【这个概率,低于主人能够重新回到我们身
边】

     【请安静】

      被陈列于场馆中央的玩偶发声。

      比例完美,五官比任何一个玩偶都接近人
类,被镶以最珍贵的祖母绿做眼睛的玩偶,似
乎是这里的领头者。他处于最中心的位置,发
出柔和的叮嘱,其他人偶并没有因为这份柔和
而肆无忌惮,而是齐刷刷闭上了嘴。

     【我有感觉,他要回来了】

       玩偶们的沉默里多了一丝不同寻常。

     【骗人】

     【人类又不是人偶】

     【他已经...抛弃我们...独自离开整整七十
年了】

      04.

       门锁太过老旧,老绅士尝几次才能顺利地
把钥匙插进去,手腕转动了几下费力地打开门。

    “请随我参观,” 他说道。

       没交门票钱,还被人领着参观,乔一帆有
再厚的脸皮也挂不住了,他张开口想要说些什
么,没想到老绅士碰巧比他早一些开口。

    “您想要听一些关于这所博物馆主人的故事
吗?”

       金丝框背后的眼镜,因为年迈而变得浑浊
,其中闪烁的光却是十分清明。

    “可以吗?”

    “当然可以,您本该是最具有资格的倾听
者。”

+++++++++++++++++++++++++++++++++

【百日高乔/DAY50】文艺五题

有he有be

我流ooc

感谢观看感谢红心

——————————————————————
01.前后桌[HE]

      讲台上的老师宣布了下课。

      坐在高英杰身后的黑发少年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背,周围一片或讨论或闲聊的喧嚣,无人注意两人之间细微的互动。

   “怎么了吗一帆?”

      乔一帆听到他的前桌问道,阳光透过半遮的窗帘打在对方的睫毛上,在眼眶撒下了温柔而缱绻的阴影,高英杰整个琥珀色的眼眸都像融了甜美的蜜。

      带着这样的滤镜视奸自己关系很好的前桌这么久,乔一帆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他压下心中开始咕噜咕噜冒汽水泡泡的小喷泉,尽量吐字清晰地说明了用意:

    “那个,英杰...我的笔掉了,能帮我捡一下吗?”

    “就在你的椅子右边,”他补充说。

       高英杰点头,侧过身弯下腰开始捡笔。过程行云流水,毫不拖沓,只是他人在起身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滑下椅子发出“咚”得一声。

       全班都安静了。

       也不知道谁起得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开始笑,高英杰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比他更不好意思的是愧疚地挂着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的乔一帆。

    “没事儿呀。”

      他就躺在地上举起笔,倒是没忙着起身,只是开口安慰慌忙站起身想要拉他的黑发少年。

   “你的笔我帮你好好捡起来了。”

      他温和语气里带着一丝揶揄。

   “那接下来,请好好捡起你的我吧。”

 
      诶?

      诶诶诶?!

       砰——

       乔一帆心口咕噜咕噜冒泡的小温泉炸开了。

02.虹[HE]

      乔一帆似乎执着于晦暗不显眼的色彩,这点从他的账号ID来说——不论是灰月还是一寸灰,都拥有者介于黑白之间、模糊而不强烈的灰色——足够能看出。

      他在进入微草的这些日月,无数次怀疑自己当初耀眼到足够被签约为职业选手的天赋到底存不存在。

      乔一帆无数次坐在最边缘处的座椅上,看着大屏幕投影上的魔道学者一个接一个技能、看着被操作的角色刀光剑影间连成彩色的光,看着......

       看着那:光芒虽然不足以盖过太阳、但却斑斓美丽令人移不开的虹。

     “一帆?”

       他的虹轻轻发问。

        这是在乔一帆来到兴欣后,不知多少次与微草交手了,昔年挚友依旧亮眼如初。

       态度也温柔地没有丝毫变化。

    “变得更厉害了,真不愧是一帆呀。”

       高英杰不论何时都喜欢这么安慰人,他想。但是这就是让他当初选择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我才不是执着于灰色。”

   “甚至说,我近乎渴求地觊觎着斑斓的虹。”

      于是同样执着于他的虹,就那么轻轻地、轻轻地拥抱着色调晦暗但柔和的小乌云,消失在天边了。

03.情书[HE]

       高英杰给乔一帆的情书上写道:

    “我之一生,幸甚至哉,能有微草、有荣耀,还能身侧时刻有你。”

      这让退役了的老流氓魏琛不小心看到过一次,直呼酸得牙都倒了。

      乔一帆其实也干过这种酸不拉几的事儿,只是最后没敢把情书交到对方手里:他想了想自己战队一群崽子嗷嗷嗷的德行,觉得写情书实在与战队风格不匹配。

      但是人的行动总是有些时候不受理性操控,满腔热情虽然也会细水长流慢慢慢慢淌走,也总有想要一次性全部倾洒的时候。

      他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像个十七八岁的学生一样,一边傻笑一边写着不会有人收到的满腹情衷:

   “幸而有你,幸而你爱我,而我也爱你。”

04.溶解在深海[BE]

      叶修前辈退役,乔一帆接过担子成了兴欣的队长。

      整个荣耀圈也在进行着新旧的交替,蓝雨下一辈有卢瀚文、霸图也着手宋奇英实战方面的培养,微草王杰希把责任分了一半在高英杰肩上。

      于是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熬到乔一帆和高英杰也到了该退役的年纪。明明两人都有着放在各行各业说来也不算大的岁数,但在电竞这里就是无法延续下去。

      两人毕竟做不成叶修那般的不老传奇。

      这二人是挚友,身上却肩负着各自战队的使命。浓烈到近乎令人痛苦窒息的暧昧,也会在即将暴露到阳光下的那一刻,因为彼此考虑到队长的责任,迅速地化为雾气消散于无形。

   【旗鼓相当的对手——微草与兴欣,今日微草战败是否另有隐情】

      媒体肆意抹黑着,用着吸引人目光的标题,引导着舆论走向:是不是身为好友的两人私下互相交流的时候,泄露了战术?

    “两人间的友情,在战队利益面前也要放一放啊,”旁观者大声呐喊,仿佛确有此事,绝交天经地义。

       于是,这段双方的单向爱恋,就这么——

       溶解在深海里。

       似有人看破,又似无人可知。

05.走廊拐角[BE]

      走廊拐角那里有一个人一直站在那里。

       是个黑发的少年,长相看上去乖得很的样子,无论是长相还是穿着,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只是行为太过怪异...就好像是被困在那里的一样,站累了就抱着膝盖坐下、休息好了就再站起来,茫然地盯着前方,不论是向前还是向左向右,少年都绝不踏出这个拐角一步。

       高英杰注意那个人好久了,毕竟每次经过都要小心不要撞到他也是费心费力得很,幸而他一向细心,并没有碰倒过这名奇怪的少年。

       可万事终有一失,在某一天送达紧急的报表后回来的途中,往日百般小心的他还是马失前蹄撞上了这位奇怪的“囚犯”。

    “有没有哪里伤到...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他在为自己的莽撞道歉,羞愧得满脸通红,少年只是盯着他默默地摇了摇头。

       温和沉默的像食草类的小兽。

   “我请你吃午饭吧...就当做是赔罪了!...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请问要怎么称呼你比较好呢?”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逻辑混乱,是“高英杰式失礼”的后遗症了。

    “乔一帆...我叫乔一帆。”

       少年小声说,微微点头表示接受这份道歉。他的那双黑到深邃的眼眸很少眨动,这让青年有了种被盯上的感觉。

      名叫乔一帆的他虚虚环住了青年的手腕。

      看样子是要把自己拉去食堂,高英杰想,转念又在心里笑道:没想到他原来能走出拐角,还以为是地缚灵之类的存在。

      环住手腕这个亲昵的动作在两人之间仿佛分外熟练,竟没有一个人表示这样用在第一次说上话的两人之间是何等的失礼。高英杰任由少年牵着,走下楼梯,走过公司前台,走到外面的食堂...

       诶?

       高英杰发现自己走不出这扇没有关闭的大门。

       为什么走不出去呀?

       他抬头,看到乔一帆近乎崩溃的神情。

       哭泣的少年模样很狼狈,狼狈得他的心口也开始一阵阵得缩紧,整个场面对他来说都好像熟悉的要命。

       为什么会那么熟悉?

 
      他听到过不去的门对面,有人问依旧环住他手腕的乔一帆。

   “何苦呢,你就算在这里与他呆到天荒地老,他也不会想起你。”

   “身为地缚灵的他,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带不出去。”

      手开始缩紧,施加在手腕上的力度越来越大,高英杰却诡异的感觉不到疼痛。

   “那我就在这里陪他。”

   “无论重复多少次,如果我不能将他带离这里,那么我就留在这里,一直试下去。”

      啊,

      原来我死了。

————————end—————————

【百日高乔/DAY49】娶救命恩人有什么不对

是道士高和猫妖乔的点文啦我流ooc预警

 

因为时间太长我找不到id是[乔一帆的女人无所畏惧]这个天使的存在了,是不是改名了啊,总之是这位天使点的

 

那么下面上正文

 

---------------------------------------------

00.

 

    无星之夜,百鬼肆虐之时。

 

    少年置身群妖魑魅之间,左手捏着仅剩的几张朱砂符箓。被城市里的灯光压抑太久的非人喉咙里发着尖啸,蹭过他的衣袍,他满身被蹭的死气与碎肉,看上去比有的冤鬼还凄惨。

 

    靠这身皮子,用眼睛看的话确实能混迹其中。

 

    可惜的是这些非人从来不用眼睛分别同类。

 

    那些从他身边走过的、或有形或无形的鬼怪,会在走出十几步之后将头转个一百八十度,咧开嘴角无言地盯着他笑。这里没有光,一切鬼魂或有或无的带着恶意的目光都因为黑暗而无法传递。满身狼狈的他以为隐藏的很好,依旧毫无知觉地向前方走去。

 

    直到黑夜中有什么按捺不住了。

 

    冰冷的舌体带着湿滑粘腻的液体划过人类温暖的后颈,“同类”不满地发出尖啸,如女人幼儿的尖叫嚎哭一般的声音划过天际。河中有冤死的水鬼开始躁动,冰冷还带着水腥气的发丝游移到岸上,卷起腐肉、带着冰冷而腐朽的气息想要缠上“猎物”的脚踝。

 

    人类的温暖啊,人类的温暖啊。

 

    旺盛的生命气息使得可笑的求生欲都带着迷人的热度,少年身上带着的符箓品级并不低,可以看出是何等的被重视,可这又如何?

 

    他在最不好的日子里,走了最不该走的地方。

 

    为何不继续藏在灯红酒绿的不夜之城里,捉那一两只孤魂怨鬼安然度日,偏偏来这里打搅死者妖物的狂欢?

 

    为何有着如此鲜美的血肉而不自知,为何带着那一身活人的温度走进死人的坟?!

 

    嫉妒啊。

 

    那是鲜活的生命力在他们面前炫耀。

 

    觊觎啊。

 

    皮肉下包裹着的血肉滋味是何等美妙。

 

    群鬼看着符箓无风自燃被少年转身拍上吊死鬼在他后颈作乱的舌,看着不会掩饰贪婪的吊死鬼化为一滩黑水,看着少年手中已无保命的手段......看着借由一点点符箓燃火,终于发现自己正在被空洞眼神注视的少年瞳孔紧紧收缩。

 

    无序队伍的流动终于静止了,他们对清醒过来的猎物露出了獠牙。

 

01.

 

    那本该是一场极尽兴的血肉狂欢,桥姬咕噜咕噜地吐着泡泡抱怨。

 

    冰冷的河水把她的脸泡发到开裂,属于溺水者的散大的瞳仁里满是黑漆漆一片,这么一副泡腾片的姿态,即使她用的是少女般感慨懊恼的语气,也并不会令人感觉到愉悦。

 

    可是黑猫把猎物救走了,她哀嚎。

 

    尸白色的手发疯般地扯着头发,发根连着头皮被拽掉却看不到一丝血晕染在水中。 

 

    为什么偏偏是黑猫,该为人类带去不幸的黑猫却打断了我们的幸福狂欢!

 

    桥上的不明物一边示意她安静,一边伸手拽了骑自行车走过的行人让他滚进水里。桥姬赶快拿发丝绞紧送上门的食物,嘴上却不理会,继续吐着泡泡喊叫:

 

    “一个妖怪救了道士, 乔一帆那个小崽子,在叶修手下混久了也变得不知死活,装好妖也不想想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不明物呀,这只多管闲事的猫离死也不远了吧!”

 

    “每天从桥上扯下的食物也饿不死你,为什么生气成这副模样?”

 

    “吃了这几十年的白水煮肉,好不容易有到嘴的铁板烧让猫叼走了,我有什么理由心平气和?”

 

    “可你已经这么胖了呀...”

 

    不明物说。

  

   “那是水肿。”

 

   “哦。”

 

    不明物不说话了。

 

02.

 

    小道士在得救后,试过向黑猫发出邀请。

 

    被驾着两条前爪抱到胸前的猫,四个爪子尖都沾着雪一样的白,但看品相,是老一辈喜欢的“乌云踏雪”花色。但作为道门传人的他是不可能养这只猫的,即便提出了“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呢?”的请求,他与猫都心知肚明,生于黑暗的猫妖是绝对不可能踏入阵法一步的。

 

    于是黑猫率先摇了摇头。

 

    小道士已经羞得摸猫的手都开始抖了,高英杰似乎意识到,这话极为官方客套且充满了“你看我不能养你,这是没办法的事,这份恩情就这么算了吧”的无赖意义,和他一开始想要表达的满腔谢意完全不一样。

 

    唔呀......

 

    这可怎么办呀......

 

    黑猫被他轻轻地放在地上,无声地用猫头顶了顶高英杰的手心。

 

   “要怎么样才好呢,现在的我无法帮助您来回报这份恩情,但未来我们也许并不会相遇。”

 

    高英杰开始苦恼,柔软的猫毛在他手下被撸成顺滑的模样,猫眯着眼享受着这份服务,在被摸到肚皮时翻了身以示抗拒。

 

    恩人是位极其温柔而害羞的妖,他想。

 

    但是问题还没有解决啊?

 

    猫咪起身抖了抖毛,开口吐出清脆的少年声:“那个...你不要紧张呀,没关系的。”

 

    猫妖安抚道:

 

   “我有手机的,不会断了联系,所以不要紧张。”

 

    [删除线]高英杰觉得可以打电话的猫很洋气,反而更紧张了[删除线]

 

   “那请给我您的电话恩人先生。”

 

    小道士连忙问道。

 

    黑猫报了一串号码,然后小声地说备注写乔一帆就好了,不要写恩人那么正式的令妖难为情的称呼。小道士点头,从善如流地将备注名称改成“一帆恩公”。

 

    这次更难为情了啊,乔一帆“喵嗷”一声,把脸埋进了爪子里。

 

03.

 

    刘小别发现,他那神通广大到能从百鬼夜行里逃出来的小师弟最近有点儿不正常。

 

    身为道家名门微草的接班人,小师弟竟然玩物丧志迷上了云养猫。他也不想想猫那玩意儿就像毒品,能碰吗?

 

    刘小别愤然关掉了抽不出五花的辣鸡游戏,对于师弟的沉迷表示不解。

 

   “今日的早食是虾饺,虽然好看得很,不过味道还真是有点淡啊。说起来,一帆是猫,应该爱吃鱼虾之类的吧,我倒是很想给一帆尝尝啊。”

 

    看吧,吸猫都吸出幻觉了,一个人对着手机叨叨叨还笑得满面桃花开,有的猫不喜欢吃虾啊你不知道吗小师弟你果然不适合养猫?

 

    刘小别表示不能理解。

 

    这反应就和谈恋爱一样傻逼。

 

04.

 

    刘小别要撤回他的上一句话。

 

    他师弟的反应,就是谈恋爱时特有的傻逼。

 

    当嘉世的前任半妖掌门,如今的一方之主,大狸花叶修叼着烟卷到微草上门商谈亲事的时候,道门和非人道两边都炸了。

 

    当然爆炸的力度也不怎么影响事情结果。叶修搞事在众人心里已是再正常不过,所以不管这事如何惊世骇俗,大家回味回味也就释然了,也不至于跳出来嗷嗷嗷一顿“之乎者也”又被捶回去。

 

    亲事如期举行。

 

    拜过堂敬过酒,刘小别在掌门的示意下远远地坠在两人身后,以防乔一帆控制不住初次饮酒的高英杰。

 

    他看着喝醉的小师弟和红衣黑发的青年小声说着悄悄话,然后两人半路拐弯去了假山后面。

 

    刘小别惊了。

 

    光天化日这么刺激的吗?!

 

    他觉得再跟上去偷看有点不太礼貌,但掌门“一定要跟紧”的嘱托豪迈地回荡在心间。刘小别的内心仿佛有一股单挑大龙的热血在萦绕,于是他红着脸大步向前迈去。

 

    活春宫多让人害羞啊诶嘿//////

 

    绕过小路,只见假山背后,春风拂过,桃花杨柳.新人红着脸,脸上挂着笑,眼里融了一汪春水。

 

    这名新人,刘小别的师弟,正统道学的继承者,微草未来的领头人......

 

    在结婚当日,悄悄走到假山背后——

 

    撸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