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leo司/レオ司】小王子

【阅读注意】

★大概是要连载一星期左右的小型中短篇,未完注意

★本文为偶像梦幻祭系列同人文,cp为:月永leox朱樱司

★随心所欲的意识流,bug有,ooc轻微

★以上,ok?

————————————

01.

       那是朱樱司尚且怀着不为人知的隐秘心情的某平凡午后。

       彼时刚刚归队不久的队长因为在走廊上兴奋地乱涂乱画而被杏学姐和濑名前辈拉着离开事故现场,手上还握着未合盖马克笔的leader正胡乱撒娇表示抗议,一套宇宙人理论所发出的电波几乎透过走廊上的玻璃戳到窗外树荫下站着的小少爷脸上。

       乌云遮顶的午后,小少爷的视野因为日光并不强烈而变得格外清晰——他视线固定在那只牢牢握住马克笔线条分明的手,随即向上扫过橙发少年被拽住的手腕,被校服衣袖遮住的胳膊、有着流畅曲线的脖颈,蜻蜓点水一般任由视线飞快划过窗外的碧绿色眼眸...

      朱樱司紧张地将手里地法文著作抬起佯装沉迷阅读,如此匆忙之际竟也要注意一下贵族素养堪称优雅的检查书是不是正着放能达到掩人耳目效果的。窗对面的人忽然就像失去了兴趣一般收回了视线,继续堪称顽劣地撒娇,被一左一右两人带走。

      [时间会缓和所有的悲伤,当你的悲伤被安抚以后,你就会因为认识过我而感到满足。]

      被匆忙打开的书上印刷着的字句一点一点烙进小少爷瞳孔深处,却因为阅读者地心不在焉而并未在大脑中构成什么有逻辑、足以唤醒少年的信息,只得化成墨色的光影揉碎在深紫色的眼睛里。

       红发的小王子就定格在那里,脑海中不断闪过刚刚一点一滴对他这份恋慕来说算是弥足珍贵的画面——他想leader果然是太兴奋了,被拉走的时候全身还在不住地抖笔都快握不住了,转念又觉得他这种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实在可笑。那种颤抖,明明就是,带着无措与彷徨的恐惧。

    “leader...在恐惧什么呢?”

       朱樱司在心底轻轻询问着,思维因为心底无人回应而暂停了些许。

    “我的话,以彼此战斗过的初见就被挑毛病的knights队员这样的身份去问leader,也着实失礼至极吧。”

————————————

   “所以小司当时就打算一直站在那里不出声了吗?这很伤我的心哦~★”

      回忆里的橙发青正年倚靠在朱樱司的肩膀上,唰唰唰记录歌词的瞬间抽空回了他一句以作为对司那少女的回忆录的回应。

      完全就是在撒娇,没有一丝难过的意思。

      朱樱司尽量不打扰到月永leo的创作,他微微调了调肩膀的位置让靠着他即兴创作的人尽量不会感觉到不适。

   “那时候leader吓我一跳啊,以为你会被拖回教室,结果一转眼就被拖到眼前了。”

      leo对这惊吓般的惊喜闭口不谈,手上的圆子笔被无意识地咔哒咔哒按动,随口扯了个话题:

   “小司你,那时候看的是'小王子'吧?”

   “恩。”

   “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呢,”圆子笔被月永leo按出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韵律感,他眯起碧绿的眸子,似乎在努力回忆什么般说到:“对我而言...你只不过是十万个男孩中的一个,对你而言,我也只不过是十万只狐狸中的一只。那时对小司的感觉是这样的哦,但我期待被驯养嘛~★”

      倘若你驯养了我,你便是我眼中世间独一无二的男孩,我也将是是你眼中世间独一无二的狐狸。

   “leader似乎将自己比作fox呢。”

       朱樱司意识到他们二人的思维似乎有些偏差,尝试在不打扰对方工作的情况下将情况说明一下。

   “虽说在leader眼里是这样...但并非如此,我一直觉得似乎将leader比作玫瑰更为恰当。”

      橙发青年的笔尖一顿,来自恋人定位的偏差被说出来的一瞬间,他的灵感就在源源不断地涌现,青年笑得露出两颗虎牙,扔开纸笔猛地抱住身边的人,下巴放在朱樱司肩膀上蹭他,嘴里不停嘀咕:

   “哇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我在小司眼里~是值得被爱的玫瑰吗~唔啾~兴奋得灵魂都在颤抖呢~★”

      这般模样倒是比刚才朱樱司描述回忆录时更加少女,完全就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无赖嘴脸。

  “好了leader,不是您要听的吗,请姑且quiet让我说完。”

————————————————

复健期的短小日常

算是个双向暗恋的甜饼吧

看了追忆剧情不敢虐leo一丝一毫啊他简直大宝贝再插刀良心都会剧痛。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