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高乔】exchange

@孤舟蓑笠西  我千年等一回组合的center阿

西提出的身体互换梗

阅读预警

1.cp为高英杰x乔一帆。ooc,文笔糟糕有虫

2.没什么想说的了就想要个小心心

以上ok?

————————————————————
01.

       早上六点半,夏日清晨的阳光透过灰色窗
帘打在宿舍的床上,少年在不应该起床的时间
被不熟悉的闹钟铃声唤醒。

       高英杰冷不丁被惊醒,慌忙起身拿手抹了
一把还带着睡意的脸,视线无意识地扫到了周
围绝对称得上是陌生的环境。

   “卧槽。”

      他小声惊叹了一句,表情浮现出一股难言
的纠结。少年还没来得及想这梦真鸡儿刺激,
这声绝对称得上是熟悉音色的“卧槽”就传
到了耳朵里。

      一帆的...声音......?!

     ???

     exm?

     !!!!

   “卧槽啊!”

       这次的卧槽比起上次绝对是饱含心意热
泪与惊吓了,连语气中蕴含的感情都比上一次
纯粹。床上的少年猛然瞪大双眼,他向触了电
一样慌忙弹起来,跳下床寻找着屋里不知道存
在于何处的镜子然后抽空轻轻掐了一把大腿根。

       镜子里映出的是“挚友”乔一帆的脸。

       大腿根传来的一阵疼痛提醒他这不是在做
梦。

       把两件事透露出的信息综合起来分析一下
——

      高英杰,男,在夏休期某日不知因何魔幻
理由占据了挚友的身体,并且在认识现实的过
程中...掐了一把挚友的大腿。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意识到现实过后,被
他占据挚友身体里某样原始的反应开始蠢蠢欲
动。高英杰顶着乔一帆烧得通红的脸,羞耻地
小声“嗷呜”一声,脑子里一片混沌不知今夕
何夕。

       是的,第三件更魔幻的事情显然已经发生。

       高英杰,男,在这魔幻的早上,因为摸了
“挚友”的大腿,就这么顶着挚友的壳子、魔幻
的勃起了。

02.

       高英杰现在满脑子浆糊,他正处于人生哲
学的边缘,此时情况危急到他可能一不小心就
成为第一个因为替朋友擅作主张打飞机而被友
尽的人。

       时间都尴尬的凝固在这间宿舍里,突然响
起的手机铃声回荡在莫名陷入沉默的房间。

      少年愣了片刻,思考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便
如获大赦般地、匆忙拿起了手机并努力忽略了
看到来电人“英杰”时扭曲的错位感,想要说
话却又意识到这个情况真的很难用语言描
述——

    “英杰...”电话对面的人适时开口缓解尴尬
,乔一帆用着他的声音、语气比他刚才更加颤
抖,措辞间都带着股惊慌。

   “英杰...你内裤...在柜子里的哪个抽屉啊......”

      完整的话语一旦被说出来,造成的效果就
是暴击。

       高英杰捻着一帆壳子上的一撮刘海,想了
又想、想了又想随即爽快发言打破这份沉默:

   “左边起正数第三个抽屉...一帆你先不要紧
张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

   “那什么...你好像晨勃了,我有点儿难受...
能替你撸吗...?”

......

      冷风刮过,高英杰敏锐的察觉到气氛更尴
尬了。

   “撸吧。”

      良久后,乔一帆顶着他的壳子回应了他,
但这漫长的等待时段却因为有着头撞柜子声等
无数杂音而显得并不单调。

03.

      乔一帆是熟悉微草的。

      他现在顶着高英杰这幅壳子,好在如今是
夏休期,平时只有最基本的训练没有什么需要
个人技巧的地方,适逢王杰希回家探亲(不),
他的日子还不算难熬。

      可高英杰不同啊。

      乔一帆刚接任了兴欣队长,队里大事小事
都是该了解的。高英杰作为兴欣小队长的好
友来H市玩过几次、但那也仅限于H市的几个
景点,战队总部是万万没进过。虽说乔一帆考
虑到他的为难,把大事小事都在QQ上和他交
代了,可高英杰和乔一帆里子里还是有不同
的,几天下来的角色扮演就让少年脱了几层皮。

    “好累啊,一帆。”

       被兴欣之火燃烧的微草未来有气无力的向
电话那头抱怨。

   “我们不会就这么一直交换下去吧...网上搜
的解决办法都挺玄幻的我也试过了。”

      说到这里,他窝在宿舍里也不管挚友形象
了一直揉着头发叹气。

      对面的乔一帆也和他一样陷入沉默。

   “还有,有一种方法我一直没试,”良久以
后,乔一帆轻轻回复道,“就在今天试试吧,
我已经下了很久的决心了,想要在今天和你说
明。”

    “我喜欢英杰。”

       高英杰握着手机的爪子颤了一下,明知
乔一帆这是尝试解决问题,他还是听见心跳如
擂鼓般咚咚作响的声音。

   “并不是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而临时起意。”

      对方适时地开口消除了这份顾虑。

      他清楚的听着,乔一帆用着他的声音、他
的手机,说着对他的告白。

    【换回身体的方法啊——尝试建立更深的
联系如何?】

   【说到底一开始也是因为两个人不坦率到灵
魂都忍受不了才会发生离家出走这样的情况
吧?】

      眩晕感在加重,最后的方法是真的有效,
他在被逐渐剥离这个躯壳;再睁开眼时,灵魂
已经回到了自己该呆的地方。棕发少年看着自
己的手机,通话界面奇妙的没有关闭,他捧着
满心溢出来的欢喜在床上打了个滚准备回应乔
一帆的告白,然而移动总是喜欢给予客户一些
意外。

      明明上一秒还继续着的电话自动挂断。

      等到再次拨打时。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欠费...”

     跨省煲二十四小时电话粥的代价是昂贵的。

     高英杰觉得脸上的微笑要挂不住了。

04.

      事情最终还是得偿所愿地向着小魔术师预
期那样发展。

      这段只有两人知的彩蛋,也只有从几年后
两人公开接受采访,被记者问道:“究竟是谁
先告白的?”这个问题时,对外口风一致的
“说不好”三个字才能窥得一点点痕迹。

      壳子是他的、灵魂又是他的,喜欢是互相
的——这种事情,还真是说不好。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