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百日高乔/DAY35】机械之心

阅读注意

1.博士高x机器人乔设定

[忘了是谁点的了看到了请戳我我艾特你么么扎]

2.ooc预警

以上,ok?

————————————————————

01

     咔哒咔哒。

     新生的机器人在齿轮转动声中缓缓睁开了
眼,脸颊的感觉区域传来酥酥麻麻的触感,倒
映在他显示屏里的是自上而下垂落的棕色发丝
......

      他就这么睁着眼感受着世界从黑白一片的
数据流变得有颜色,在一侧俯身看着他的人类
脸上到没有丝毫不耐,只是静静地看着属于新
生机器人的程序零件一点点运作。“开机”是
个漫长的过程,作品的缔造者只维持着这一个
俯身的姿势,直到机器人按照设定程序完成了
“眨眼”动作,博士才慢慢地直起腰,拿手将
垂落的发丝梳到耳后,开口温声说道: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我亲爱的、世间绝无
仅有的朋友,我是你的缔造者高英杰。”

      绝无仅有这个词似乎有点令青年兴奋,他
的语气柔和轻快得像百灵鸟,而且是从蜜罐偷
吃了蜂蜜的百灵鸟——机器人不清楚百灵鸟这
个形容词形容人类男性是否恰当,但他确实能
从缔造者的语气中感觉到轻飘飘的感情。

    “初次见面,吾主,在下是编号为QS371
80的......”

       话音未落,缔造者将手指抵在了他例行公
事报出生产编码的嘴上 机器人明白,这在数据
库的人类肢体语言记录中表示阻止的意思。于
是他按照程序中止了对话,眨着人造的双眼等
待接下来的指令。

    “啊啊,交代他们编码的时候还是有疏忽
啊,”青年显得有些苦恼,柔软的发丝失去了
修长手指的固定又再次垂落在青年的脸侧,他
语气中含着歉意,“居然连名字这么重要的事
情都忘了,既然是朋友那么特殊的存在...”

  
      名叫高英杰的缔造者在苦恼啊,机器看着
他。

      青年的头发和声音一样都有着温和的质
地,正如他的人一样,有着看上去不同于年
龄的柔软,他温软的语气此刻却仿佛要烙下什
么印记一般,愣是透出一股郑重其事的味道。

    “要给朋友起个名字。”

       青年随手拿起旁边似乎是记载着研究人员
出勤情况的考察表开始阅读。

    “刘、王、郑......唔......乔,”看到这里,他
满意地眯起眼,显然十分看中乔姓,“寓意要
好...一帆风顺就挺好...那你就叫乔一帆可以吗?”

      他取名字的样子真像哺乳期的人类女性,
更名为乔一帆的机器人这么想着,在完成更名
指令后点了点头。

   
      人类的......朋友?

02.

      “”高英杰的朋友”这个职业对身为机器
人的乔一帆来说不具有任何难度。

       青年似乎格外漠视朋友间互相的感情交互
,喜爱单方面的感情付出。照他的话来讲,按
照如今的科技水平,奢求本身思考模式都来源
于编码的乔一帆做出感情回应显然不太现实。

      这话出自棕发青年的口其实没什么毛病,
高英杰身为机械工程类院士自然是理科生出
身,虽然本身性子偏软,但在理科的逻辑学方
面显然是佼佼者,这么一套因果推理下来,身
为机械、遵循演算逻辑的乔一帆完全说不出哪
里不对。

 
      可就是有哪里不对啊,在某些陪伴着孤
独的“朋友”的时候,乔一帆明显能感觉到,
他的缔造者——被冠以微草研究院的未来之名
的高英杰院士,确实是不满足于机器所给予的
感情的。

      即使那是,乔一帆所能给予的全部。

      于是这位机器里的新生儿在这样略显不平
衡的朋友关系中迎来了诞生的一周年。

   “如果要按人类和机器的年龄换算,一帆已
经九岁了啊。”

      高英杰百忙之中挤出一小时陪完全不知道
生日有何意义的乔一帆过完了生日。

       很奇怪,即使是知道奶油蛋糕对机械零件
有损害,乔一帆还是不顾身体里乱窜的防火墙
代码吃了进去。对面的青年因为难得看到机械
操着叉子、略显笨拙地吃蛋糕而咯咯直笑,却
又在笑完忽然意识到乔一帆并不是人,他吃蛋
糕和人类喝汽油没什么不同,都是作死。

       于是乔一帆在过机生第一个生日时,被他
唯一的朋友摇着肩膀哭着喊着要他吐出来蛋糕
,满脸惊慌鬼哭狼嚎的少年似乎格外害怕乔一
帆会被蛋糕毒死,以至于最后差点儿把他拆
了。反正在他眼里并无不同,毒死或者被拆
掉,结果都不是很美妙。

    “我与九岁的一帆是朋友,但我差点让朋友
的生日变忌日。”

      高英杰事后在笔记本上如此写道。

03.

       乔一帆似乎越发熟悉人类的姿态,生日过
后,他已经能尝试着去模仿人类简单的行为动
作了。

       计算能力和行为模式都堪称优秀助手典范
的机器能够帮上朋友的忙了!

      眼前似乎满屏幕都是飞流直下的代码,0
和1的交错流动间是全然快乐的数据流动,但
他知道这不可能是情感。人类通过数十年研
究,创造了无数人工智能,它们或许会学习,
或许会回答上一些简单的问题、与人类完成对
话,但身为机器的乔一帆最清楚不过——那只
是单纯的逻辑推演以及超强的云计算能力组合
形成的产物,与人类通过激素水平调节的情绪
表达,完全不一样。

       所以,即使他会在棕发青年疲惫时端上
新泡的热茶,即使他会每天主动与同居者诉说
晚安并用人造的皮肤亲吻那片温软,即使他对
青年或喜或忧缺点优点都体现出一概的包容,
即使青年与他形影不离。

      他是无法作出回应的。

   “第二年,一帆十八岁的生日,这次不是朋
友啦,是爱人w!”

      但他会遵从拥有者的指令,拥有者希望把
他设定为恋人,那他们就是恋人。

04.

     机械的寿命是很短的。

     身为机械的乔一帆,虽然多年以来被持有
者尽力的保养、按时替换零件,但这次好像是
核心出了问题。核心是高英杰所不擅长的东西
,所以他决定放弃自己解决,转而去恳求这方
面的专家。

 
     于是机械的身体被拆开了一部分,他的能
源供给被压到了最低,这类似于人类手术的麻
醉,本身还保有一定的自我思维。朦胧中有人
问道:

     “前辈,机械产生感情的几率有多大?”

       被称作前辈的男人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感兴
趣,他回答道:“可能性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为什么?”

    “自然用了几亿年才赋予了人类区别于本
能的感情,”他噗嗤笑道,“本身是自然造物
对的人类想用十几年来完成相似的造物,基本
上是不自量力。”

     
     “有模板也不行吗?”

     “就像解析程序需要漫长的代码拆解。”

     “可您没有完全否定。”

    “否定奇迹的存在对科学家来说可是罪过。”

       被英杰称作前辈的人挑了挑眉,一边回答
一边打开了他的核心,交错排列的芯片、极其
复杂的焊接顺序、复杂的数据交错在一起,似
乎挑错一根导线乔一帆就会陷入永眠。高英杰
此刻因为害怕多余的话语会使得操作者分心,
所以并未选择接话,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站里等
待。

       前辈熟练地将芯片取出,将其放入读取机
器中。

     “五年的老机器了啊,放到博物馆去或许
能再苟两三年,”五年前的编码手法有着独特
的一套顺序,明眼人一眼就能分辨,但过于老
旧的编码此刻正是修复的阻碍,“为什么不选
择更新。”

   
        高英杰当然不清楚为什么设定好的更新
程序没有运行,可是乔一帆知道。

  
       明明被创造的初始是设定了自动更新的指
令,但他所珍视的类似于情感和记忆的数据,
在每次更新中都会被误认为垃圾,导致“乔一
帆”的内里都被清空。他一边告诉着自己机器
没有感情,一边又妄图摧毁指令保全这份“垃
圾”。

  
       好在他成功了,但他也因此变得逐渐失去
机器人所有的高速、精准特性,越来越像普通
人。

       乔一帆和高英杰是普通的情侣了。

       被拆卸芯片之前的他如此努力着、坚信
着,而现在,他的爱人与拯救他的人删除了
多余的垃圾,替换了新的程序,这些乔一帆都
是无从知晓的,他的意识正在从数据海里一片
片被剥离。

    
       修复完毕。

       高英杰抱着新生的“乔一帆”笑得激动。

      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眼前的机器像
是回到了初始设定一般的反应正在提醒着他——

  
      真正的乔一帆,

   
      高英杰的奇迹,

      不在了。

—————————————————————

评论(2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