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百日高乔/DAY39】运筹.01

阅读提示

1.cp定位为太子高x质子乔

2.连载中,短小有,ooc有

以上ok?

01.

 

        皇城郊外,绿树萋萋。

 

        虽说这里是天子脚下,但众人皆知,被一堵围墙隔开的城里郊外中间可是隔着万里鸿沟。城内之地临近那天子庙堂,寸土寸金,内里住着的不是达官显贵便是商贾巨擘;而京郊极为不同,山多水绕,基本上住着的都是些当今圣上想要留在眼皮子底下、可作用却实没重要到需要在城内好吃好喝伺候着的“鸡肋”。

 

      这片区域的住民构成,便大多是这般“鸡肋”作用的,质子们。

 

      乔一帆便是这群质子中的一名。

 

      他母国兴欣因占地比不上他国那般辽阔,物产也只能勉强自给自足。在摄政王真正插手朝堂之前,当今天子的手腕与胸襟都谈不上成大器,更遑论一国生计安危全系于他身。几个邻国的如今当政者平时作风都偏向温和稳妥,但白来的便宜焉有不占之理?周围看似温和的施压,更是让他那皇帝表舅舅冷汗淋漓,恨不得下一秒就上供黄金万两以求世界和平。

 

       但这等小国如何源源不断地向外输出黄金,国库空虚,黎民皆苦。圣上怕这群百姓逼急了也会揭竿而起,兴欣绵延至他这一代,他虽没有建功立业的雄心,却也万万不想当这末代皇帝,以后到了天上被列祖列宗拿着盘龙拐杖一顿锤。自古以来都有和亲以求两国安定之说,这怂包也不是没动过和亲的心思,可兴欣皇族这一代女丁实在是稀少。

 

      天无绝人之路,怂包一拍脑门,决定女的不行送男的。

 

      古往今来和亲的公主,除非两国关系极好,否则又有多少真正被丈夫信任接纳的,更不要提宠爱。可男的不一样啊,这怂包就相当于对别人说:我不能给你个小老婆了,可我把半个儿子押你这儿了,够意思不?

 

      知道了这事儿,有不少坏心眼的皇帝私底下忍不住就乐了。不得不说,这怂包出了个令人捧腹不已的昏招:送质子的到有,但哪有把自己家的血脉搜刮搜刮全送出去的。兴欣国内也有不少根基深厚的皇亲权贵,当场就拂了他的面子。可有盛有衰,皇亲之中也有贵为天家血脉却过得并不怎么好的,能套出不少亲儿子来。

 

      于是摄政王没来得及插手,怂包皇帝怕夜长梦更多,赶紧把和他流着差不多血的小可怜们卷吧卷吧扔出去了。

 

      爹无权娘无势,从小家里只有书最多的乔一帆就这么被扔出去了。

 

02.

 

       住宅不入微草皇城,对平日一向保守、不想被人当挡箭牌戳来戳去的乔一帆来说反而是好事。

 

       毕竟这么一个透明,不刻意作死在权贵眼前晃悠,老老实实当个质子白吃白喝,每天忙着国家大事的人也不会来找他。只是可惜了...爹娘手把手教他的行军用兵之道、安民济世之方,怕是一辈子就埋在他心里了。

 

      虽然在这之前用不上也就对了。

 

       在机会来临之前,他也只能够安稳的呆在这一方天地,体会着他那怂包皇表舅舅做梦也想过得喝茶遛鸟有人伺候的蛀虫生活。当然,无聊时便抄抄道德经、自己和自己下棋这一点是他那表舅舅不会干的。

 

03.

 

      忘了提,京郊处不仅有质子们的宅子,也有微草皇室用来春季游玩、彰显皇威的狩猎场。

 

      还忘了提,乔一帆的宅子与这狩猎场的距离,可以说是十分临近。

 

      他被送到这里的时候,大概是凛冬腊月。路上临近的村庄远看去浮了一片红,热闹好看得紧。闲话暂且不提,如今呆在这有了小四个月,想来也是到该春猎的时候了。一般有歪心思的人,有距离猎场近这一先天优势的话,基本上不少人都暗地里准备动手,鱼死网破准备挣扎一下了。天家也是防着这一手,近两日宅子里的新面孔都多了不少。

 

      这些新面孔没多掩饰,想来在他们眼里喂金贵食物的阶下囚也不多高贵到哪去,也就有什么干什么了。此时乔一帆正在书房老老实实抄书练字,前来端茶送水的小丫头放下托盘,极其顺手地翻翻这稿子里有没有夹杂私活——计划书啊啥的,结果当然是没有。

 

      她这一幅和平日里的众人一般不遮不掩公事公办的态度倒是难得把笑点奇怪的乔一帆逗笑了。

 

   “小青可是对笔墨有兴趣?”

 

      小青是府里人见她总是一身青衣起的昵称,鉴于这小丫头只做事不说话最多也就“哼”一声,大家也就默认那么叫她了。乔一帆见小丫头还是绷着脸,连忙摆着手、舒缓眉眼一笑,肩膀微颤道:

 

   “在下只是开玩笑,这些底稿小青若有兴趣,可拿去细细观看。”

 

      这便是配合工作的意思了。

 

      小青的目的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况且乔一帆认为这些底稿没有不可见人的东西,自己送出去也省得大家虚与委蛇、你试我探。

 

      小丫头这次倒是用正眼盯了他几秒,不过随即又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乔一帆笑着目送她离开,暗地里攥紧了摄政王舅舅透过眼线传来的简讯,冷汗浸透里衫。

 

   “四月十七,孤自将机会送与你面前,把握与否全在你,望珍重。”

 

      四月十七是春猎的第三天,这次机会是什么不难猜到。摄政王考虑到他的安危并不会轻易毁人血脉杀人,介于兴欣国内局势尚不稳定,这次机会顶多是让他在微草好过一点。思来想去——

 

      与皇族结交的机会,舅舅,还真是送了他份大礼啊。

 

      乔一帆暗自叹了口气,他虽无心插手春猎,可命运与立场兜兜转转,最终还是要让他进入各位老狐狸的眼睛里啊。



————————————————————————————————


一帆: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