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百日高乔/DAY49】娶救命恩人有什么不对

是道士高和猫妖乔的点文啦我流ooc预警

 

因为时间太长我找不到id是[乔一帆的女人无所畏惧]这个天使的存在了,是不是改名了啊,总之是这位天使点的

 

那么下面上正文

 

---------------------------------------------

00.

 

    无星之夜,百鬼肆虐之时。

 

    少年置身群妖魑魅之间,左手捏着仅剩的几张朱砂符箓。被城市里的灯光压抑太久的非人喉咙里发着尖啸,蹭过他的衣袍,他满身被蹭的死气与碎肉,看上去比有的冤鬼还凄惨。

 

    靠这身皮子,用眼睛看的话确实能混迹其中。

 

    可惜的是这些非人从来不用眼睛分别同类。

 

    那些从他身边走过的、或有形或无形的鬼怪,会在走出十几步之后将头转个一百八十度,咧开嘴角无言地盯着他笑。这里没有光,一切鬼魂或有或无的带着恶意的目光都因为黑暗而无法传递。满身狼狈的他以为隐藏的很好,依旧毫无知觉地向前方走去。

 

    直到黑夜中有什么按捺不住了。

 

    冰冷的舌体带着湿滑粘腻的液体划过人类温暖的后颈,“同类”不满地发出尖啸,如女人幼儿的尖叫嚎哭一般的声音划过天际。河中有冤死的水鬼开始躁动,冰冷还带着水腥气的发丝游移到岸上,卷起腐肉、带着冰冷而腐朽的气息想要缠上“猎物”的脚踝。

 

    人类的温暖啊,人类的温暖啊。

 

    旺盛的生命气息使得可笑的求生欲都带着迷人的热度,少年身上带着的符箓品级并不低,可以看出是何等的被重视,可这又如何?

 

    他在最不好的日子里,走了最不该走的地方。

 

    为何不继续藏在灯红酒绿的不夜之城里,捉那一两只孤魂怨鬼安然度日,偏偏来这里打搅死者妖物的狂欢?

 

    为何有着如此鲜美的血肉而不自知,为何带着那一身活人的温度走进死人的坟?!

 

    嫉妒啊。

 

    那是鲜活的生命力在他们面前炫耀。

 

    觊觎啊。

 

    皮肉下包裹着的血肉滋味是何等美妙。

 

    群鬼看着符箓无风自燃被少年转身拍上吊死鬼在他后颈作乱的舌,看着不会掩饰贪婪的吊死鬼化为一滩黑水,看着少年手中已无保命的手段......看着借由一点点符箓燃火,终于发现自己正在被空洞眼神注视的少年瞳孔紧紧收缩。

 

    无序队伍的流动终于静止了,他们对清醒过来的猎物露出了獠牙。

 

01.

 

    那本该是一场极尽兴的血肉狂欢,桥姬咕噜咕噜地吐着泡泡抱怨。

 

    冰冷的河水把她的脸泡发到开裂,属于溺水者的散大的瞳仁里满是黑漆漆一片,这么一副泡腾片的姿态,即使她用的是少女般感慨懊恼的语气,也并不会令人感觉到愉悦。

 

    可是黑猫把猎物救走了,她哀嚎。

 

    尸白色的手发疯般地扯着头发,发根连着头皮被拽掉却看不到一丝血晕染在水中。 

 

    为什么偏偏是黑猫,该为人类带去不幸的黑猫却打断了我们的幸福狂欢!

 

    桥上的不明物一边示意她安静,一边伸手拽了骑自行车走过的行人让他滚进水里。桥姬赶快拿发丝绞紧送上门的食物,嘴上却不理会,继续吐着泡泡喊叫:

 

    “一个妖怪救了道士, 乔一帆那个小崽子,在叶修手下混久了也变得不知死活,装好妖也不想想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不明物呀,这只多管闲事的猫离死也不远了吧!”

 

    “每天从桥上扯下的食物也饿不死你,为什么生气成这副模样?”

 

    “吃了这几十年的白水煮肉,好不容易有到嘴的铁板烧让猫叼走了,我有什么理由心平气和?”

 

    “可你已经这么胖了呀...”

 

    不明物说。

  

   “那是水肿。”

 

   “哦。”

 

    不明物不说话了。

 

02.

 

    小道士在得救后,试过向黑猫发出邀请。

 

    被驾着两条前爪抱到胸前的猫,四个爪子尖都沾着雪一样的白,但看品相,是老一辈喜欢的“乌云踏雪”花色。但作为道门传人的他是不可能养这只猫的,即便提出了“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呢?”的请求,他与猫都心知肚明,生于黑暗的猫妖是绝对不可能踏入阵法一步的。

 

    于是黑猫率先摇了摇头。

 

    小道士已经羞得摸猫的手都开始抖了,高英杰似乎意识到,这话极为官方客套且充满了“你看我不能养你,这是没办法的事,这份恩情就这么算了吧”的无赖意义,和他一开始想要表达的满腔谢意完全不一样。

 

    唔呀......

 

    这可怎么办呀......

 

    黑猫被他轻轻地放在地上,无声地用猫头顶了顶高英杰的手心。

 

   “要怎么样才好呢,现在的我无法帮助您来回报这份恩情,但未来我们也许并不会相遇。”

 

    高英杰开始苦恼,柔软的猫毛在他手下被撸成顺滑的模样,猫眯着眼享受着这份服务,在被摸到肚皮时翻了身以示抗拒。

 

    恩人是位极其温柔而害羞的妖,他想。

 

    但是问题还没有解决啊?

 

    猫咪起身抖了抖毛,开口吐出清脆的少年声:“那个...你不要紧张呀,没关系的。”

 

    猫妖安抚道:

 

   “我有手机的,不会断了联系,所以不要紧张。”

 

    [删除线]高英杰觉得可以打电话的猫很洋气,反而更紧张了[删除线]

 

   “那请给我您的电话恩人先生。”

 

    小道士连忙问道。

 

    黑猫报了一串号码,然后小声地说备注写乔一帆就好了,不要写恩人那么正式的令妖难为情的称呼。小道士点头,从善如流地将备注名称改成“一帆恩公”。

 

    这次更难为情了啊,乔一帆“喵嗷”一声,把脸埋进了爪子里。

 

03.

 

    刘小别发现,他那神通广大到能从百鬼夜行里逃出来的小师弟最近有点儿不正常。

 

    身为道家名门微草的接班人,小师弟竟然玩物丧志迷上了云养猫。他也不想想猫那玩意儿就像毒品,能碰吗?

 

    刘小别愤然关掉了抽不出五花的辣鸡游戏,对于师弟的沉迷表示不解。

 

   “今日的早食是虾饺,虽然好看得很,不过味道还真是有点淡啊。说起来,一帆是猫,应该爱吃鱼虾之类的吧,我倒是很想给一帆尝尝啊。”

 

    看吧,吸猫都吸出幻觉了,一个人对着手机叨叨叨还笑得满面桃花开,有的猫不喜欢吃虾啊你不知道吗小师弟你果然不适合养猫?

 

    刘小别表示不能理解。

 

    这反应就和谈恋爱一样傻逼。

 

04.

 

    刘小别要撤回他的上一句话。

 

    他师弟的反应,就是谈恋爱时特有的傻逼。

 

    当嘉世的前任半妖掌门,如今的一方之主,大狸花叶修叼着烟卷到微草上门商谈亲事的时候,道门和非人道两边都炸了。

 

    当然爆炸的力度也不怎么影响事情结果。叶修搞事在众人心里已是再正常不过,所以不管这事如何惊世骇俗,大家回味回味也就释然了,也不至于跳出来嗷嗷嗷一顿“之乎者也”又被捶回去。

 

    亲事如期举行。

 

    拜过堂敬过酒,刘小别在掌门的示意下远远地坠在两人身后,以防乔一帆控制不住初次饮酒的高英杰。

 

    他看着喝醉的小师弟和红衣黑发的青年小声说着悄悄话,然后两人半路拐弯去了假山后面。

 

    刘小别惊了。

 

    光天化日这么刺激的吗?!

 

    他觉得再跟上去偷看有点不太礼貌,但掌门“一定要跟紧”的嘱托豪迈地回荡在心间。刘小别的内心仿佛有一股单挑大龙的热血在萦绕,于是他红着脸大步向前迈去。

 

    活春宫多让人害羞啊诶嘿//////

 

    绕过小路,只见假山背后,春风拂过,桃花杨柳.新人红着脸,脸上挂着笑,眼里融了一汪春水。

 

    这名新人,刘小别的师弟,正统道学的继承者,微草未来的领头人......

 

    在结婚当日,悄悄走到假山背后——

 

    撸猫。

 

 

 

------------------------------

 

 

评论(1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