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百日高乔/DAY50】文艺五题

有he有be

我流ooc

感谢观看感谢红心

——————————————————————
01.前后桌[HE]

      讲台上的老师宣布了下课。

      坐在高英杰身后的黑发少年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他的背,周围一片或讨论或闲聊的喧嚣,无人注意两人之间细微的互动。

   “怎么了吗一帆?”

      乔一帆听到他的前桌问道,阳光透过半遮的窗帘打在对方的睫毛上,在眼眶撒下了温柔而缱绻的阴影,高英杰整个琥珀色的眼眸都像融了甜美的蜜。

      带着这样的滤镜视奸自己关系很好的前桌这么久,乔一帆觉得脸上有点发烧。他压下心中开始咕噜咕噜冒汽水泡泡的小喷泉,尽量吐字清晰地说明了用意:

    “那个,英杰...我的笔掉了,能帮我捡一下吗?”

    “就在你的椅子右边,”他补充说。

       高英杰点头,侧过身弯下腰开始捡笔。过程行云流水,毫不拖沓,只是他人在起身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滑下椅子发出“咚”得一声。

       全班都安静了。

       也不知道谁起得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开始笑,高英杰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比他更不好意思的是愧疚地挂着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的乔一帆。

    “没事儿呀。”

      他就躺在地上举起笔,倒是没忙着起身,只是开口安慰慌忙站起身想要拉他的黑发少年。

   “你的笔我帮你好好捡起来了。”

      他温和语气里带着一丝揶揄。

   “那接下来,请好好捡起你的我吧。”

 
      诶?

      诶诶诶?!

       砰——

       乔一帆心口咕噜咕噜冒泡的小温泉炸开了。

02.虹[HE]

      乔一帆似乎执着于晦暗不显眼的色彩,这点从他的账号ID来说——不论是灰月还是一寸灰,都拥有者介于黑白之间、模糊而不强烈的灰色——足够能看出。

      他在进入微草的这些日月,无数次怀疑自己当初耀眼到足够被签约为职业选手的天赋到底存不存在。

      乔一帆无数次坐在最边缘处的座椅上,看着大屏幕投影上的魔道学者一个接一个技能、看着被操作的角色刀光剑影间连成彩色的光,看着......

       看着那:光芒虽然不足以盖过太阳、但却斑斓美丽令人移不开的虹。

     “一帆?”

       他的虹轻轻发问。

        这是在乔一帆来到兴欣后,不知多少次与微草交手了,昔年挚友依旧亮眼如初。

       态度也温柔地没有丝毫变化。

    “变得更厉害了,真不愧是一帆呀。”

       高英杰不论何时都喜欢这么安慰人,他想。但是这就是让他当初选择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我才不是执着于灰色。”

   “甚至说,我近乎渴求地觊觎着斑斓的虹。”

      于是同样执着于他的虹,就那么轻轻地、轻轻地拥抱着色调晦暗但柔和的小乌云,消失在天边了。

03.情书[HE]

       高英杰给乔一帆的情书上写道:

    “我之一生,幸甚至哉,能有微草、有荣耀,还能身侧时刻有你。”

      这让退役了的老流氓魏琛不小心看到过一次,直呼酸得牙都倒了。

      乔一帆其实也干过这种酸不拉几的事儿,只是最后没敢把情书交到对方手里:他想了想自己战队一群崽子嗷嗷嗷的德行,觉得写情书实在与战队风格不匹配。

      但是人的行动总是有些时候不受理性操控,满腔热情虽然也会细水长流慢慢慢慢淌走,也总有想要一次性全部倾洒的时候。

      他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像个十七八岁的学生一样,一边傻笑一边写着不会有人收到的满腹情衷:

   “幸而有你,幸而你爱我,而我也爱你。”

04.溶解在深海[BE]

      叶修前辈退役,乔一帆接过担子成了兴欣的队长。

      整个荣耀圈也在进行着新旧的交替,蓝雨下一辈有卢瀚文、霸图也着手宋奇英实战方面的培养,微草王杰希把责任分了一半在高英杰肩上。

      于是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熬到乔一帆和高英杰也到了该退役的年纪。明明两人都有着放在各行各业说来也不算大的岁数,但在电竞这里就是无法延续下去。

      两人毕竟做不成叶修那般的不老传奇。

      这二人是挚友,身上却肩负着各自战队的使命。浓烈到近乎令人痛苦窒息的暧昧,也会在即将暴露到阳光下的那一刻,因为彼此考虑到队长的责任,迅速地化为雾气消散于无形。

   【旗鼓相当的对手——微草与兴欣,今日微草战败是否另有隐情】

      媒体肆意抹黑着,用着吸引人目光的标题,引导着舆论走向:是不是身为好友的两人私下互相交流的时候,泄露了战术?

    “两人间的友情,在战队利益面前也要放一放啊,”旁观者大声呐喊,仿佛确有此事,绝交天经地义。

       于是,这段双方的单向爱恋,就这么——

       溶解在深海里。

       似有人看破,又似无人可知。

05.走廊拐角[BE]

      走廊拐角那里有一个人一直站在那里。

       是个黑发的少年,长相看上去乖得很的样子,无论是长相还是穿着,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只是行为太过怪异...就好像是被困在那里的一样,站累了就抱着膝盖坐下、休息好了就再站起来,茫然地盯着前方,不论是向前还是向左向右,少年都绝不踏出这个拐角一步。

       高英杰注意那个人好久了,毕竟每次经过都要小心不要撞到他也是费心费力得很,幸而他一向细心,并没有碰倒过这名奇怪的少年。

       可万事终有一失,在某一天送达紧急的报表后回来的途中,往日百般小心的他还是马失前蹄撞上了这位奇怪的“囚犯”。

    “有没有哪里伤到...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他在为自己的莽撞道歉,羞愧得满脸通红,少年只是盯着他默默地摇了摇头。

       温和沉默的像食草类的小兽。

   “我请你吃午饭吧...就当做是赔罪了!...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请问要怎么称呼你比较好呢?”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逻辑混乱,是“高英杰式失礼”的后遗症了。

    “乔一帆...我叫乔一帆。”

       少年小声说,微微点头表示接受这份道歉。他的那双黑到深邃的眼眸很少眨动,这让青年有了种被盯上的感觉。

      名叫乔一帆的他虚虚环住了青年的手腕。

      看样子是要把自己拉去食堂,高英杰想,转念又在心里笑道:没想到他原来能走出拐角,还以为是地缚灵之类的存在。

      环住手腕这个亲昵的动作在两人之间仿佛分外熟练,竟没有一个人表示这样用在第一次说上话的两人之间是何等的失礼。高英杰任由少年牵着,走下楼梯,走过公司前台,走到外面的食堂...

       诶?

       高英杰发现自己走不出这扇没有关闭的大门。

       为什么走不出去呀?

       他抬头,看到乔一帆近乎崩溃的神情。

       哭泣的少年模样很狼狈,狼狈得他的心口也开始一阵阵得缩紧,整个场面对他来说都好像熟悉的要命。

       为什么会那么熟悉?

 
      他听到过不去的门对面,有人问依旧环住他手腕的乔一帆。

   “何苦呢,你就算在这里与他呆到天荒地老,他也不会想起你。”

   “身为地缚灵的他,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带不出去。”

      手开始缩紧,施加在手腕上的力度越来越大,高英杰却诡异的感觉不到疼痛。

   “那我就在这里陪他。”

   “无论重复多少次,如果我不能将他带离这里,那么我就留在这里,一直试下去。”

      啊,

      原来我死了。

————————end—————————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