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百日高乔/DAY66】偶【上】

分【上】【下】两篇

梗来自 @贫穷使我面目全非 姑娘的点梗,人偶
高x偶师乔

emmmm大概就这些

+++++++++++++++++++++++++++++++++

       欢迎你的回归,我跨越世纪的旅人啊。
    

       01.

       乔一帆趁着暑假结尾报了个旅游团,准备
临近末尾摆脱宅在家的生活,安慰自己这个暑
假没有虚度人生。

       思来想去,远一点儿的山水美虽美可惜太
耗时间,况且他一个孤零零的单身狗混在拖家
带口的众人间,想来就极其尴尬;游乐设施就更
别说,大多数男孩子单独一个人的时候,是绝
对不想坐坐过山车摩天轮听听情侣尖叫的。

       二者择其AB,他决定选择C。

       附近的旅游社开了一条新路线,不远,就
是本市一个类似博物馆的地方。这个博物馆因
为是私人的,持有者以前也没有对外开放的打
算,并不出名。前两个月忽然就和旅行社搭上
了线,说是作为新参观地开辟试试。

        感觉像是蹭暑期旅游热度的。

       不过这次合作,结果差不多可以和失败画
上等号,去的人几乎没有。

       旅游社告诉乔一帆,因为凑不齐开团的最
低人数,这条个博物馆推荐他自己一个人去参
观,反正那个地方不让说话导游也没大用,距
离也挺近,就是地方偏点儿,直听得乔一帆脸
上的笑都要挂不住了,心里一个劲嘀咕:你说你
开不了团,把信息挂上来干嘛呀,这不是虚假
宣传嘛。

       服务人员显然也知道这样极其尴尬,朝他
不好意思地笑笑,用眼神示意他可以赶快撤退
准备准备自己去了。

       02.


       乔一帆最后还是拍板决定去了,他发现自
己诡异的对这个博物馆特别感兴趣。

      功课也都做好了,据说那里是是人偶陈列
馆,陈列的都是上世纪遗留下来的精品等身洋
娃娃,就因为这他还被电竞社的叶学长吐槽了
一句你是小姑娘吗。

      你是小姑娘吗?

      他问自己。

      当然不是!可是艺术无关国界,无有性别!
小姑娘和欣赏艺术有什么关系,艺术生里又不
乏男同胞,乔一帆难得硬气了一回,这边学长
又和天上下红雨一样哎呦呦叫着。

   【你这昙花一现的激动哪像是去看娃娃的,
这做派倒像是说服家长自己非谁谁谁不嫁】

   【行了,前辈你别说了,再说下去,一会儿
我在你嘴里就该变成要嫁给娃娃的人了。】

       乔一帆皱起了一张脸,平常没正事儿的时
候,叶前辈歪楼的本事是一流的。

      他赶了八月末那一天去参观。和平常没什
么不同,扫码开了辆小黄车,乘着与周围人别
无二致的坐骑,沿着高德地图的导航从大学城
西边城建路骑出了两公里,又经过一系列左拐
右拐左右右左,一路向西,酷似取经,终于找
到了一群建筑中比较大的那个,酷似什么意大
利租界建筑物的博物馆。

      博物馆很气派,却也有别样的雅致。之所
以怀疑他是什么租界建筑物,是因为这栋建筑
有着很纯正优雅的意式风格,米白色的墙面、
红色的墙砖,热情洋溢的花朵被摆放在有流畅
花纹的窗台护栏处,看上去像是上流人士居住
的地方,而并非是一家放人偶的博物馆。

       乔一帆现在想要买票。

       大门没上锁,也许是方便参观者进入,
但奇怪的是他没有看到任何有售票标识的地方
,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不买票,就绝不随意进入景点,这是随便
哪个受过教育的学生都知道的事,守礼如乔一
帆自然不例外。他选择站在院子里等等,内心
猜测,或许管理者是因为有什么事而暂时地离
开了这里。幸好事实很恰好的如他所料,过了
不会儿就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推门走进了
院子。

       老先生抬眼看见他时愣了一下。

       这点停顿让很擅于观察人的一举一动的乔
一帆敏感的感觉到了,他把这一点归结到老先
生突然看到院子里有人的吃惊,出于礼貌,他
赶紧走上前说明了来意:

    “您好,那个非常抱歉吓到了您...我是来参
观的,听说这里是个可以对外开放的博物馆。”

      他眼神游移了一下。

 
   “我不确定判断是否正确,因为我在这里并
没有发现售票的地方...或许是我走错了路私闯
了您的...”
   

     “这里是博物馆没错,你不必道歉,我只
是没想过真的有人会来。”

       老先生适时开口打断他的话。一身合体的
马甲衬衫套装和标配金框眼镜,使老先生乍一
看去非常有年代感,而他接下来的一举一动也
都无疑显示出,这是位不折不扣的贵族绅士。

       互相这么秉持着礼仪观念的讲话,虽然听
起来刻板生硬,但于沟通信息而言是足够的了。

       乔一帆向老先生征询门票价格以及参观需
要注意的事项,语气确实足够诚恳,而老先生
一反绅士作风并不作答,良久,他拿带着手套
的左手扶了一下眼镜,开口说到:

    “你不需要支付门票钱,事实上,这里的主
人应当会很欢迎您的到来。”

      这句话透露出一些信息,譬如他并非宅邸
的持有者,但这无关紧要。

   “招待不周,请随我来。”
 

      乔一帆道过谢,在老绅士的带领下推开通
向展品的门。

       03.

       冰冷的场馆,气氛有一瞬间因为门口的响
动而无声躁动起来。


     【嘻嘻嘻,有人来啦】

     【是新的奴仆吗?】
   

     【真希望能注意到我呢,再没有人给我梳理
头发的话,主人赐我的完美就要毁啦】

     【那也要先给莉莉丝的关节上一个润滑吧,
上帝都会因为这奇怪的咔哒咔哒声而降下垂怜】

     【亲爱的莉莉丝,上帝才不会理你,大家都
知道】
 

     【这个概率,低于主人能够重新回到我们身
边】

     【请安静】

      被陈列于场馆中央的玩偶发声。

      比例完美,五官比任何一个玩偶都接近人
类,被镶以最珍贵的祖母绿做眼睛的玩偶,似
乎是这里的领头者。他处于最中心的位置,发
出柔和的叮嘱,其他人偶并没有因为这份柔和
而肆无忌惮,而是齐刷刷闭上了嘴。

     【我有感觉,他要回来了】

       玩偶们的沉默里多了一丝不同寻常。

     【骗人】

     【人类又不是人偶】

     【他已经...抛弃我们...独自离开整整七十
年了】

      04.

       门锁太过老旧,老绅士尝几次才能顺利地
把钥匙插进去,手腕转动了几下费力地打开门。

    “请随我参观,” 他说道。

       没交门票钱,还被人领着参观,乔一帆有
再厚的脸皮也挂不住了,他张开口想要说些什
么,没想到老绅士碰巧比他早一些开口。

    “您想要听一些关于这所博物馆主人的故事
吗?”

       金丝框背后的眼镜,因为年迈而变得浑浊
,其中闪烁的光却是十分清明。

    “可以吗?”

    “当然可以,您本该是最具有资格的倾听
者。”

+++++++++++++++++++++++++++++++++

评论(2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