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阴阳师』温馨治愈的男友力三十题①

阅读注意

★cp包含博晴,酒茨,黑白以及兄妹亲情。少

量涉及红叶妹子的言情元素雷者慎入。

★少许ooc

★晴明暖男小天使,妇女之友注意。

以上,OK?

1.倾向一边的雨伞

       源博雅将伞默默地倾向晴明。

       然而冰凉的雨水顺着太过倾斜的伞面撒在

白发鹤衣的狐之子身上。

       走在两人身后的神乐默默地看着因为害羞

别扭地偏过头尚未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的哥

哥。

       哥哥...大抵是因为太过遗传父亲情商的缘

故吧。

2.“我一直在这里”

        茨木童子从美梦中醒来。

        然而梦与事实总是相反。

       与带着混杂着强烈的甘甜,听到的一瞬间

都会让人心口嘭的炸成烟花的那句含着糖的

“我一直在这里”所对应的,应该是“永别”

吧。

        然而现实比这还要可怕。

        红发的友人沉默着走向远方,一言不发。

        吾友啊,你已经...连永别都不屑说出了

吗?

3.晚安

    “晚安,晴明。”姿容艳丽的鬼女轻轻的

将被折断羽翼的鹤拥进怀里。

        晴明啊,普通人类的血骨已经不能满足

我了。

       我想要更美更美,想要让你为我痴迷,想

要与你永远在一起啊。所以,吃掉灵力最强的

人类,是必须的。

        我必须那样做。

        这么想着的鬼女下一秒被破空而至的诛邪

箭所刺穿胸膛。

    “混蛋女人!你把安倍晴明那个家伙怎么样

了?!”

        不顾耳边名为源博雅的黑发青年的怒吼,

鬼女红叶缓缓陷入永眠。

        世界一片漆黑啊,晚安,我的晴明。吃

掉你的我,更美的我,期待着在地府与你相见。

4.读心术

        大天狗猛的睁大了眼。

       在他对面,一向善于蛊惑人心的妖狐在循

循善诱着:“我说你们天狗啊,虽自视甚高。看

样子也不过如此啊。”

       没错,他看不懂自己的内心。

   “我来给你指明吧?妖狐一族,最善读心。”

      读心术吗?不屑与这等实力不上不下的妖怪

交谈却又迫切想要得知自己内心的大天狗,第一

次呈现出手足茫然无措的僵硬。

        妖狐长着尖利指甲的手指在他的胸口处点

了点。然后在大天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手刺

入对方胸膛。

   “小生看出来了~阁下的心,此刻很痛呢~”

       是挺疼,他没骗人啊。

5.“只要你要。”

       酒吞童子可以在茨木童子这里无度的索求

任何东西。

       权利,现金以及感情。

   “吾友,只要你要。”

       白发的妖怪敛下金色的眸子。

   “很烦啊,那些东西我不需要。”

       故事就此结束。

6.过马路时轻轻扣上手腕的那只手

        小小的神乐听从老师那句“红灯停,绿灯

行”乖乖的等在十字路口。

        红灯转绿,迈出一小步的萝莉被轻轻扣住

了手腕。

        一张俊脸憋的通红的扎着黑色马尾的少年

嘴里小声嘀咕着:“真是的我可是哥哥啊,小神

乐放学了最起码让哥哥来接啊,怎么可以一个

人过马路呢?”

        附着于手腕上的手指,温暖且带着小心翼

翼的温柔味道。

       神乐...很喜欢哥哥。

       神乐...不想忘记哥哥啊。

       这是被母亲推到路上祭祀所谓神明的神乐

,最后一刻的想法。

     “晴明...?我的名字是神乐,其余的东西,记

不清了。”

7.留有余温的外套

       青行灯缓缓醒来。

       热过头了,有哪里不对劲——慢慢意识到

些许不同的女子缓缓地地下了头。

    “啊哈,竟然给我披外套。”

        难道没意识到再幽暗的灯火也是会这珍贵

的鹤羽狩衣点燃的吗?

        安倍晴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温柔有

趣的不得了的妙人啊。

8.肩膀

    “喂,晴明。”

       一身不羁气度的贵族青年戳了戳鹤发阴阳

师的脸。

    “别在这个地方睡啊!不是本大爷担心你是

你挡道本大爷的路了哦?”

       什么啊,你这家伙是嗜睡的小孩子吗,怎

么都叫不醒 。

       算了,肩膀勉强借你靠靠,醒来记得谢谢

本大爷啊。

9.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一个女人一壶酒。

       茨木和酒吞之间,只隔着这么多。

       然而女人和酒,是牢牢占据着酒吞的整颗

心的东西。

       一颗心的距离,恰到好处的遥不可及。
10.指尖

        鬼使黑的指尖曾触摸过弟弟的脸。

        在久违的梦里,儿时曾经互相依偎取暖的

时候。

     “有过那种事吗?抱歉,我不记得了。”

         啊啊,月白露出了那种表情啊。我可是哥

哥啊,为什么一直在惹弟弟伤心啊。

      “那个...一切我记得就...”

          鬼使黑未尽的话语消失在喉间。

          指尖被对方缓缓拢住。

       “不过,当下的回忆,我会记住的。”

           身侧的弟弟发出了男子汉般宣言。

评论(16)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