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阴阳师】这是你掉的茨木吗?①

   食用注意

   ★本文cp酒茨或茨酒。清水,攻受按自己喜

好脑补,攻受请按自己喜好脑补,攻受请按自

己喜好脑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有,目测突破天际。手机版排版无能。

   ★茨木碎成好几片设定。据说集齐七(50)个

碎片可以召唤一个茨木?

   ★莫方,小甜饼。

[一回合,熊孩子主场①]
 
这是你掉的中二熊孩子吗

01.

       酒吞童子找到第一块茨木碎片时,小小的

茨木碎片正仗着自己比周围寻常小妖怪强大不

少的妖力作天作地。

       小小的三头身抢了天邪鬼绿的木棒,踹翻

了还流着鼻涕的一脸懵逼的天邪鬼黄,走到天

邪鬼黄的鼓前用棒子一下捅穿,然后大笑着抡

起鼓砸断了天邪鬼青的风筝线,留天邪鬼赤害

怕的躲到一边。

       深感这个碎片可能继承的是茨木童子比较

难搞的性格的酒吞童子,在树上观察了许久,

突然粗暴的抓起了背着的酒葫芦往嘴里吨吨吨

的灌了不少酒。

    “啧,熊孩子,难搞。”

       红发尖耳的大妖嘴唇一撇,发出了包含着

几分虚情假意的不耐的抱怨,随即将酒葫芦甩

回身后,解除了身上便于隐藏行踪的妖气封印。

他看着不远处突然警惕到不行,焦躁地一脚踹

倒天邪鬼赤的三头身,忍不住吐出了埋藏于心

底的槽:“难道他的智商也和妖气一样,是分成

几片掉落的?”

       这等小妖,什么时候你也屑于欺负了。

02.

       酒吞童子把炸毛的三头身拎了起来。一脸

强气的三头身显然不满于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

的大妖怪拎在手里——他开始发挥熊孩子专有

技能,手脚并用的拳打脚踢。酒吞童子深知一

个碎片的力量必然不能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

但被一直追着自己跑的小弟的碎片这么毫不恭

敬的挑衅,尤其是酒吞童子知道这个碎片可

能承载着本体相当一部分的想法,不爽之心发

作也是理所当然。

    『他该不会是一直想揍本大爷吧?』这么想

着的大妖怪极端不爽。他把被拎着后衣领的三

头身放在地上,无视了幼体妖怪恢复自由后软

绵绵的毫无威胁的踢打咬踹,再次抓起了熊孩

子的角,让对方双脚离开了地面。

      三头身:妈的别拽角,这个好疼的。

03.

   “你是来阻止我统治世界的吗?”被欺负惨

了的三头身破罐子破摔的服了软。

       哦豁,欺负了几个N级妖就想统治世界

了,那你很他妈棒哦。

    “先说好哦,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打到你放弃信不信。
   

    “就算你打我...哇——”从有意识开始的这

几个月以来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的茨木碎片,

忍不住哭出了声,“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凭什么欺负我啊连我妈...诶,我好像...

没有妈啊。”

      是啊,酒吞童子在心里默念,你什么都没

有。

       可我比你强啊。

       只要凑齐了碎片,本大爷也就和你不一

样,不算是一无所有了。

        耳边纷扰的哭声开始变得不真切,酒吞童

子的眼前忽然似走马灯一样的浮现出银发的妖

精燃烧着火焰似的金眸和模糊不清的愚蠢笑脸。

   『挚友,你是吾等的王,世间的一切理当为

你所有。』

       耳边传来的是与大江山的风声共鸣的他的

声音。

       开玩笑。

       你在开玩笑。

       在拼出你之前的现在,本大爷已经一无所

有了。

      酒吞童子松开了捏着熊孩子树杈一样扎人

的角的手,冷眼注视着对方的脸[pia——]的糊

在了地面上,抬起长腿向前迈去。

       走了良久,发觉对方并不似茨木本体一

般十分自觉的他的跟在身后,酒吞童子咬咬

牙,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跟上!”

   “你——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跟着你——

嗝,你很强,以后勉强把你当做对手好了—

—嗝,”熊孩子哭一边的上气不接下气,一

边用刚在地上蹭过的、脏的可以当抹布使

袖子使劲的擦着眼泪。

    “你给老子哭什么哭啊!”

       阳光被从头顶罩下的阴影覆盖,三头身熊

孩子抬起头怔愣的看着对方单手把他抄在怀

里,略生疏别扭的拍了拍他的背。

    “我知道了!”他瞪大了金色的眼睛。

    “?”红发大妖略微偏头,无声询问。

    “这等庞大的妖力!这等姿态!你——”

对方用稚嫩的不行的正太嗓音激动的喊出了

声,“你是吾的父亲大人!对不对!”

      
       对个屁!

      要不是看你碎成那么多瓣这会儿八成是个

傻的!老子吨吨吨了你!

————————————————————————

        酒吞日记:

       遇见的第一个茨木碎片,是个熊孩子兼哭

包,简称是个傻的。

        这几百年也没见茨木那个煞笔哭过啊,这

碎片哪里有问题吧。

       不过...管我叫爹,这踏马都是谁教的?

————————————————————

@一条老咸鱼 ,相信我是爱你的

        因为有的读者有误会,在此我先道歉,

成了你们的阅读困扰实在是对不起。

        本文就如开头阅读提示所说,是清水,酒

茨茨酒看你们怎么理解啦。本章,我觉得熊孩

子碎片这一回合,肯定是不能好好谈恋爱了[对

未成年下手最少三年],所以是亲情友情向,穿

插一些酒吞和茨木的回忆。

        我个人觉得用爱情来标榜每个碎片和酒吞

之间的情感是太过片面的。酒吞和本体之间的

感情本身就很复杂,和每个碎片之间肯定也不

一样。

       在下笔力不足 引起误会实在抱歉。最后,

再道一次歉[深鞠躬]。

评论(39)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