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阴阳师】这是你掉的茨木吗②

  阅读提示

★cp酒茨茨酒真的无差,信我好吗。无差,

无差,无差,重要的事情再说三遍。

★手机版排版渣渣。食用前请先阅读第一章。

★坚信HE,坚信小甜饼原则

★白晴不是BOSS!

[同样的手机版没有传送门系列]

       [一回合,熊孩子主场② ]

    “父皇,我们要去哪里啊。”

       幼小的茨一碎坚信着拥有如此强大妖力的

自己肯定出身于高贵的妖室皇族。

    “......”

    “父皇,我有多少个母后啊。”

       幼小的茨一碎同样坚信能生下他的大妖

怪,肯定强到能征服千万美人。对,和能征服

天邪鬼青的茨一碎一样。

    “......”

 
    “父皇!阿爸!”

    “给老子闭嘴!谁是你爹!”酒吞童子用一

只手按紧了在怀里兴奋的扭来扭去的熊孩子,

忍无可忍地大喊到。

        躁动的熊孩子被固定在大妖怪的怀里,稚

嫩的脸庞贴在对方赤裸的、正传递着热量的胸

膛上。

        那是自他产生“我”这个意识以来,第一

次感受到何谓温度。

        银发的团子在一片茫然中来到这个世界,

睁开眼的一瞬间,迎接他的是周围蠢蠢欲动

的阴邪鬼怪。他双手能触及的,只有在自己本

能的反抗过后,被天生锋利的鬼爪捅穿的小妖

怪冰冷的、肮脏腥秽的血液。

       那些冰冷和此刻自脸部传向全身的难以言

喻的感觉,截然不同。

       这就是,强者才能拥有的东西吗?

   “喂,小鬼。”自头顶传来了红发青年的声

音。

       茨一碎在对方怀里小声哼唧了下表示他正

在听。

   “妖,不能轻信自己以外的任何生物,无论

是人类还是鬼怪,”酒吞童子一边拒绝着熊孩

子扣上的父亲帽子,一边以严父口吻说着自打

脸的话,“随意交付信任,后果轻则丧命,重

则永生永世被奴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怀里的外人面前吊的不行的团子此刻小幅

度的抖了抖,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

    “就连是父皇,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

   “那我不信你的话,你们大人就会骗人。”

      熊孩子调整了下头的角度,用自己的大长

角顶着酒吞童子肌肉纹理分明的上半身,挣扎

着跳出对方怀里:“信任什么的,我可以自己分

辨是否交付的!”

    “总之,反正代价是我付的!我想相信谁就

该听自己的!”

    “我和父皇不一样!我可是要征服这个世界

的妖怪,怎么能连交付信任的勇气都没有!”

        愚勇,愚信,愚忠。

        酒吞童子看着眼前明明就只有茨木童子一

小部分力量,却气势凌人的小鬼。

        呵,茨木童子愚蠢的天真。

        继承了这个的碎片,怪不得是小孩子模样。

        酒吞童子反手拎起了身后的鬼葫芦,把和

自己往常作风不符的,怕吓到熊孩子刻意收敛

的庞大妖气释放了出来。他的嘴角硬是咧开了

一个弧度:

   “来,小鬼,让本大爷教你下一个重要的原

则。”

       小鬼瞪着他的金眸里有璨金的战意在闪闪

发光,银发的团子开始在手里凝聚黑色的火焰。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强者说话,弱

者给我遵从就好!”

        酒吞童子毫不脸红的恃强凌弱,从鬼葫芦

中喷出的鲜红的带着酒香的妖气抵消了迎面而

来的过于稚嫩的黑焰,把三头身砸进地面里。

        这只是个警告而已,本大爷不会放弃拼凑

回茨木童子的机会。也就是说,本大爷不会因

为心软而放弃把你的意识抹杀,将你变回碎片

这一打算。轻易地向本大爷交付信任,代价即

是消失。

        酒吞童子走到三头身面前,将茨一碎从地

里拔了出来。还是熊孩子的碎片自与他碰面以

后,第二次被揍得委屈地哭了出来。

    “我不会轻易认输的——嗝——我会证明给

父皇看,我——”

        熊孩子一哭就打嗝这一点真麻烦。

    “我——我叫什么名字来着?一定会证明给

父皇你看的!”

    “鬼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本来就该没有名姓。名字是完整的生灵

才配拥有的东西,也就是说,身为碎片的你,

除了拼出茨木童子本身的作用外,没有单独存

在的价值。

    “母后,母后没有给我起吗?”长着角的小

孩子将一张哭花的脸扭向了他,小心翼翼的问

着。

“没有,你母后生你的时候难产死了。”酒吞

童子烦躁的抓了抓身后的马尾,随口敷衍到。

       语毕,熊孩子那张仿佛被泥水糊过的脸上

忽然露出了一个灿烂到傻乎乎的笑容。酒吞童

子不明所以的看着那张蠢脸。

   “原来,本大爷是真的有母后哒——”熊孩

子向一向只有阴沉脸的红发大妖怪展示了什么

叫一秒雨转晴,“我不是突然出现的孩子了!”

        他兴奋地大声问到:

     “父皇!我们要去哪儿?”

        不记仇的熊孩子显然忘记了刚才发生的种

种,无视了被大妖怪拎在手上的略微的不适,

又眯起眼睛的卖了一个傻笑。

    “嘁,吃饭。”

        看在你也算是一点点茨木童子的份上,带

你去吃最后一顿。

        酒吞童子尤记银发阴阳师嘱咐他的话。

    “切记,少了任何一个碎片,都无法拼凑成

原本的茨木 童子。”

        对方用合起的折扇抵住了唇角。

     “若是阁下执意想要复活他,切记,莫要

对任何一个碎片留情。”

        折扇缓缓张开遮住了银发阴阳师的表情。

        画着红色眼线的白狐之子只露出一双闪烁

着不明光辉的眸子。

    “阁下请不要动怒,这并非是命令。只是在

下的一点建议而已,想来大名鼎鼎的鬼族之

王,当不会被碎片造出的小小的幻像蛊惑才

是。”

       本大爷是大名鼎鼎的鬼族之王,自是不会

被幻象蛊惑。

       酒吞童子晦暗不明的眼神投射在远处兴奋

的要求带路的银发团子身上。

        可这,真的如安倍晴明所说,只是幻象?

        能轻易的向本大爷交付出和生命等同的信

任,在酒吞童子遥远的记忆里,只有茨木童子

一人。

        同样,茨木童子付出了最轻的代价,让酒

吞童子给予了等同的信任。

        不,不轻。性命虽说是最低额度,可失去

了性命的茨木童子,在被复活前的现在,什么

都不剩下了。酒吞童子在心底轻轻否认。

   “父皇!就是前面那家!”

       三头身转身撞回了红发大妖怪的大腿

上,抬起一张花脸卖萌。

       酒吞童子没有说话,大发慈悲地牵着他走

进了熊孩子说不错的酒家。

        断头餐,随便他选个地方好了。

——————————————————————

        眼前一派莺歌燕舞。

        酒吞童子沉下了脸,把茨一碎临到了和他

视线平齐的地方,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阴沉:

    “说,谁教你逛妓院的。”

        茨木童子性格里其实有一部分执着于妓院

里的女人吗?

————————————————————

茨一碎日记:

        父皇真强,不愧是要征服世界的本大人

的爸爸!

        今天知道了自己有母后,哼,本大人果然

和那群没爹妈的天邪鬼们不一样。

        还有啊,妓院是什么意思?

        父皇问我时表情很可怕,可,那家酒馆里

有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点心啊,还有热情的大姐

姐,很亲切啊,像母亲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吃饭。

        父皇很不高兴的样子,那本大爷下次不去

了!等本大爷征服了世界以后,一定一定给父

皇找到全天下最好的酒馆。

————————————————————

@一条老咸鱼 ,照例艾特亲爱的。

今天更了很多字呢感觉这么勤奋都不像我了[二

哈]。

明后两天稍微有点事,不知道能不能更新啊,

在此我先对小天使们说声对不起。



评论(1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