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眼看人大基基

开始向超杂食进军<-biubiu-⊂(`ω´∩)

[信云]向你致以最高的爱

阅读提示:

1.连环杀人案凶手信x警察云设定

2.韩信病娇ooc,慎入

3.永远搞不懂排版

4.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个什么玩意。文明看文

不打作者。

以上,ok?

01.

      赵云静静地把快燃尽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只剩他一人的办公室在午夜亮着灯。值班

的大爷笑眯眯的进来送了送温暖:“呦,还忙呢

小赵警官——。”

      空气中还有未散的烟味。

      大爷眉头一皱。

  “哪来这么大烟味啊。不是我说小赵警官,

做这一行因为压力大天天抽烟,好好的人民英

雄肺癌死的我可见多了,你这年纪轻轻的把自

己身子骨糟蹋了可不好。”

      赵云转过头认真的听着,等大爷说完后,

立即回了一个略带讨好的、能软化百分之八十

长辈的微笑。

      他眯着眼睛对着大爷回到:“哎、哎,您说

的我都知道啦,这就是点上闻闻烟味清醒一下,

我不抽烟。”

      随即他干脆利落起身,把将信将疑的温暖

老大爷送出门外。

   “您说的我都听着呢,您是过来人,”棕发

青年压低了声线,“有件事儿还要告诉您一声,

我想事情的时候不喜欢开灯,一会儿把灯关了

您别担心,没大事儿。”

   “可别把眼睛熬坏了。”被哄舒服的大爷老

顽童似的瞪了他一眼。

   “好嘞好嘞,您就放心。”

     一身警服的棕发青年笑着蹭了蹭鼻梁,目

光沉了沉。

      他当然不会在意眼睛。

      烟味使他镇静,黑暗使他从容。

      身处一片死寂的黑,才能感觉到黑暗里藏

着的人。

02.

       这场连环杀人案,从三年前开始,到如今

被害者数目已经增加到23名。

       三年前案件刚一出时,舆论一片哗然。然

而,之所以凶手三年内没被逮捕还没在当地引

起恐慌,就是因为这几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并不

完全相似,案发地点也并无规律,看似不是一

个人所为。

       局里大部分人当时也都那么认为。

       三年前的赵云还在警官学院,当着学生会

的主席,手里管着几个小学妹小学弟,跟着老

专家做着重大刑事案件突破的项目。按理说这

个项目是不该由一群没有侦查经历的学生接手

的,但架不住老专家德高望重,手底下赵云和

韩信两名学生又确实出色,上面商量了一下这

个项目就给拨了款。当时被害者是四个人,整

个团队整天围着费力搞来的卷宗分析整理了一

年,断定了是一个人作案。

      可这一断,就出事儿了。

      赵云依稀记得项目组那个行动力贼强,总

是风风火火的貂蝉小学妹,一直跟在身后他子

龙学长长子龙学长短的。那天晚上完成项目组

汇报的她挽着男朋友吕布的手笑眯眯地说子龙

学长再见啦,开心的好像她和吕布隔天就能做

完这个鬼项目然后开开心心的结婚一样。

      谁能知道呢,这一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隔天她和吕布的半具尸体被发现拼在公园

草坪里的时候,警戒线隔开了凑热闹的人群,

却隔不了他的视线。

       同一个人,凶手是那个人。

      赵云脑海里那名为直觉的东西开始疯狂地

拉扯着警报。

      视线被红色的血肉覆盖,世界清晰的划出

色彩的边界——红色的同伴尸块组成的扭曲拼

接体,灰色的人群,黄色的警戒线。赵云想哭

想逃,硬是被身前突然出现的另一种鲜红拉扯

住。

       一头红发的小学弟韩信搭住了他的手腕。

   “不能逃,学长,不能逃。”

      他转过身直直望进赵云棕色的眸,从声音

中难以分辨情绪。

      冷静,赵云,你是项目的核心。

      你不能逃,即使整个项目组会遭到不知从

哪得到风声的凶手的报复。

      因为你是赵云,所以你不能逃。

      看到赵云逐渐清明的眸光,韩信的五指缓

缓从赵云的手腕剥离开。

      被学弟安慰了啊,赵云放松了一些的神经还

有空传递一些挫败的情绪。他对着韩信露出一

个略带歉意的微笑,韩信咧开嘴角,眯起眼睛

露出减龄的虎牙,同样回以一个掺了蜜的笑。

      可爱的学弟,可爱的微笑。就是不知道为

什么,那一头红色长发扎成马尾,在春风丝丝

缕缕的吹动下,简直像是——流动的血。

03.

      貂蝉吕布的死算是赵云选择毕业直接进入

警队的契机。

      与他不同,学弟韩信选择继续攻读学位深

造。两人自那以后交往日渐密切,本来嘛,同

为警官学院渠老教授的得意门生,同是天之骄

子,一方有意靠近,一方性格温和包容兼济,

有了一个契机成为挚友也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

事。

   “嗡——”

      放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赵云抬眼看去

黑暗中那一小片光亮的屏幕。他拿起了手机,

看了眼来电显示。

   “喂,重言,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他从

因为想了太多而干涩的喉咙里勉强挤出一句柔

声的关切。

   “哈哈哈,学长没睡,我当然也不会睡。”
 
      赵云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红发小学弟那张

扬明媚的不得了的开朗微笑。

      韩信这个小学弟,明明长了一张小说里自

带男主光环的邪魅狂狷脸,在熟人面前确是这

么一个见人就撩的自来熟性格。

   “就你嘴贫。我这稍微有点乱,先收拾一

下,你一会儿直接过来就行。”

       韩信心里一憋着事儿就来警局找赵云,这

是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

      然而这默契在今天打破了。

   “学长,”韩信的声音难得的透出了点高深

莫测的疲惫,“我太累了,太累了...就今天,

您来找我一下可以吗?”
 
       不对劲,赵云忍不住猜韩信是遭遇了什么

人生重大挫折才连语气都无精打采的,他忙放

下了手中刚刚忽然有些头绪的案件线索,对电

话里面的人问了一句:“地址?”

   “警官学院附近的那个中心公园。您记得应

该很清楚,就是貂...他们两个遇害的地方。”

      为什么要去那...赵云忍住差点脱出口的疑

问句。

      韩信是与他关系紧密的挚友,虽说称呼上

是刻板的学长学弟,但语气中往往藏不住那份

独有的亲昵。是呢,本来两个人也没想藏。

       面对这样世间独一无二的对方,千言万语

都只能化成一句低低的叹息。

      赵云轻轻对明明没了动静却还不挂断电话

的人说到:

    “等我。”

       等你呀,学长。

       公园的凉亭里有谁翘着二郎腿,从鼻腔里

发出一阵阵不成调子的哼哼。韩信那一头红发

被晚风吹成一如三年前如血的模样。

       他直直地盯着那个地方。

       貂蝉在那里死去,吕布在那里死去。

       而今,他爱的人,也即将在那里死去。

       寻不到踪迹的各地流窜犯案,和同一个地

点三年内死了三个人。

      哎呀呀,疑点那么多,打破了他们长久以

来认为犯案人是一个的想法是应该的吧?

      仅仅是扰乱视线也好。

      毕竟,这一切,和无辜的、正老老实实坐

在实验室里分析数据的韩信,又有什么联系呢?

    04.

      赵云和值班老大爷打了声招呼,径直赶到

了中心公园。

      韩信见到来人,弯起眼睛笑着挥了挥手。

他手在栏杆上一撑,一个翻身翻出亭子加上五

十米短跑冲刺毫不拖泥带水的冲到了赵云面前。

      身后有尾巴在甩啊小学弟,赵云看着冲到

面前的韩信,这孩子兴奋的虎牙都在发光。

       赵云把拳头抵在唇间轻咳了一下,正欲开

口说些什么。

   “噗嗤——”

      利器扎穿血肉的声音。

      从后心处蔓延的疼痛模糊了赵云的思考能

力。

      红色马尾的小学弟,还维持着想要环抱住

他的姿势,却把藏于袖中的利刃从背后刺进了

他的胸膛。

   “学长感觉不可思议吧?”

      一直抱着他看不清表情的韩信语气平静。

      很疼。

   “我现在是在干什么呢?我感觉到什么...

害怕,恐惧,后悔......兴奋?”

      青年幽幽的声音,末尾的语气忽然

起——

      好疼。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学长,喜欢到了非杀

死不可的地步了。不然再这么喜欢下去,变成

爱,我怕自己会忍不住自首呀。”

      甜腻腻的语调,毫无常理的语句,饱含恶

意的爱意。

      真的很疼——但刀还没有拔出去,现在机

体失血的情况还不是很糟糕。如果要是奋力反

抗.....

      奋力反抗会如何?

      他曾经自以为最为了解韩信,看来还是不

够。他了解的是韩信那层足够深足够厚的外壳,

可韩信却是明白他的外壳和内里的。

       韩信赌定了他不会反抗,也肯定准备了善

后的途径。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学长啦。我以前也喜

欢过其他人,比如偶然帮了我的好心人...叫什

么来着...刘邦?”

      第一个受害者的名字。

   “虽说是好心人,但他的好心太过虚伪,

我不喜欢了。然后我把他杀了。”

   “学长应该清楚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吧。”

  “第二个是高中时候的学生会主席,叫萧

何。上了大学以后没怎么联系我,感情太过平

淡了吧好歹以前是相亲相爱的同僚啊。”

   “貂蝉和吕布。啊,彼此心意相通真是让人

喜欢啊。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变心呢,趁着还

没变心先让他们永远在一起好了。”

       韩信紧了紧搂着怀中因为失血和愤怒而

颤抖的赵云,不顾赵云僵硬的反抗把头搭在

对方的肩膀。

   “还有就是你啦,学长。”

       索命鬼的调皮。

   “你太好了,我怕我会错手失掉。”

   “万一你哪天被犯人袭击了,被飞来的车子

撞倒,天上砸下什么东西——”

       韩信的语气开始变得激烈,瞳孔因为情绪

而颤动。他拔出了插在赵云背后的刀。

   “万一你被别的东西剥夺了生存的权利,那

可让我怎么办呢?所以请让我来。”

      让我来倾诉爱意。

      让我比时间和意外裁决的更加确定。

      赵云的瞳孔开始涣散,瞳中倒映出俊秀的

红发青年逐渐扭曲的脸。

   “好消息是,学长是最后一个了。”

      韩信轻吻着怀中垂下头颅的棕发青年悄悄

说。

  “体会到了极致的爱意,谁还会在意其他微

不足道的东西啊。”

05.

      第24名遇害者出现。

      专家正在重新议定案件是否为一人所为。

      故事结束。

   ——————作者温馨提示——————

     不要赌博

     不要赌博

     不要赌博

    




 

评论(11)

热度(53)